梦里花落知多少

大家都在纠结情节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真相。
事实上,这种电影本来就是开放式电影,开放式电影可以是多线的。
人们会去纠结一些细节问题就是因为他们还把这种电影当成是简单的单线式电影来看,是从根本上看不来开放式电影,看不来诺兰的电影,所以更不用说看懂盗梦空间了。

  
如果要想深入解读《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我觉得作为影片副线出现的男主角柯布及其前妻梅尔在潜意识中的纠结命运可以作为一个入口。《盗梦空间》的英文原名是Inception,这个词在影片中指代着“植入思想”这一任务,实际上我更愿意从它最原始的释义“开端”是理解它,究竟什么是这一切的开端?这个任务看似是齐藤下达的,但本质上来说是始于柯布的救赎动机的,其实这是一个回家的故事,任务有多艰难,回家的路程就有多漫长。如果再往前推,也可以说这一切始于柯布对控制他人思想这一个人能力的滥用,这可以在他与自己岳父的那段对话中找到端倪,而且他的家庭悲剧也源于一次失败的思想植入,这让《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具有了意识形态批判的社会意义。
  
虽然在片尾我们终于看到了在两个半小时内牵动观众思绪的孩子的回眸笑靥,但持续旋转的陀螺依旧让人对这亦真亦幻的一切难以捉摸,这是否意味着这个始于现实的故事而最终在梦中回到了故事的原点?这几乎成为“庄周梦蝶”一般的叙事怪圈,在这个梦境迷宫中,每个人所得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以下是个人看法:

        我是看了第二遍之后才动笔写的这篇观后感,也正因为看了第二遍,我才认识到这基本是一部无法讲圆的故事。《盗梦空间》的信息量很大,而当观众占有的信息越多,影片情节带给人的语焉不详的疑点也就越多,当然这些疑点在影片本身的世界观和基本设定下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释,这一现象可能会导致两种对这部电影的质量判断,一是如果一部电影设定繁复并需要过度阐释或观众补白方能自圆其说的话,这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缺陷,在影片的前一个小时,一直在解释,解释盗梦和植入思想的原理和可能性,解释造梦的方式,讲述药剂催眠、穿越、唤醒、防御者等设定,虽然这个讲述方式已经在电影化的基础上做到了足够有趣,但依旧让人觉得这里的世界观构架过于自说自话。另一种判断是这是一部真正尊重观众智商并调动观众参与创作的电影,这样的互动性让观影本身具有了超乎寻常的挑战性,于是在电影院里,每个观众都渐渐地从一个旁观者变成了编剧,不同的观众在电影结束后做情节复盘时会让这个故事有着无限种可能性,这样的电影存在本身就具有了非凡的价值。
        从导演手法上说,《盗梦空间》是一部比较常规的克里斯托弗·诺兰电影。诺兰是一个擅长将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用高度娱乐化的手段呈现出来的导演,这让他的作品具有了多重的接受可能,诉诸感官的部分能够满足最基本的观影需求,而主题的思辨性和价值体系的多义性又能带给高端观众以足够的形而上的思考乐趣,《黑暗骑士》、《致命魔术》都是如此。关于《盗梦空间》的理解难度有很多传言,搞得很多观众观看时压力很大,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盗梦空间》有一条很清晰的任务线做主线,这个主线的推进方式和节奏跟进起来并不难,大多数的视觉奇观和动作场面都是附着在这个情节链条上的,于是最基本的观影乐趣是可以保证的,如果因为精神紧张或过度关注细节而丧失观影快感则反而得不偿失了。影片中埋藏的大量细节和暗示性情节,对于这部影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对这些东西要想一次性吸收难度确实比较大。如果不考虑大银幕的画面冲击力,其实这是一部很适合在DVD上仔细研磨的电影,我在电影院看的时候就恨不得给电影加个暂停回放功能,因为确实是有一些好玩的信息是在不经意间稍纵即逝的。对于考据癖和细节控的观众来说,这样的电影看个两遍三遍甚至更多都是正常的事,你会发现每次看都有新收获。
        《盗梦空间》让我最叹为观止的还是诺兰在其编剧工作上所表现出的强大的想象力和对各种娱乐元素的融合。以梦境和人类意识为故事主体在各种类型的电影创作中都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很多年前的系列恐怖片《猛鬼街》的基本设定就是猛鬼通过侵入孩子的梦境来杀人,黑泽明更是直接以《梦》为题拍过通过梦境展示来揭示个人内心寄托和惶恐的电影,而通过在人的意识母体中幻化杀机的情节在《黑客帝国》中更是被推向了一个相当的哲学高度。而诺兰在这个故事中对于这一母题翻新的独到之处在于梦中梦套层结构的引入,并通过梦境深入造成的时间维度的变异扭曲造成情节无穷的延展性,而且层级之间的互动设置极其有趣,影片众多的情节高潮都出自这样的设定。此外,诺兰用当下流行的队员合作模式来包裹这个任务,在队员功能设置上更是令人耳目一新,类似造梦师、伪造师、药剂师这样的职业具有很高的区别性和辨识度,而且每个人身上都有情节爆点,这是我近几年看过的最具想象力和观赏性的动作群戏。诺兰建立了一个严密的情节运行和人物设置系统,这个系统一旦启动,一浪高过一浪的叙事快感扑面而来,并在第三层梦境开始之后进入欲罢不能的持续高潮。
        其实要讨论《盗梦空间》的剧情很难,这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在顺其自然的倒掉过程中,诺兰在其自己的体系内赋予了其足够的推动力,其实这是一部带有催眠性质的电影,其强大的气场造成的心理暗示作用足以让观众配合诺兰完成这一以观影为方式的造梦行为,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一部无限接近电影本质的电影,深入其中足以让人对梦与现实产生短暂的恍惚和怀疑,这是一种非常独特和珍贵的观影回味。
        如果要想深入解读《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我觉得作为影片副线出现的男主角柯布及其前妻梅尔在潜意识中的纠结命运可以作为一个入口。《盗梦空间》的英文原名是Inception,这个词在影片中指代着“植入思想”这一任务,实际上我更愿意从它最原始的释义“开端”是理解它,究竟什么是这一切的开端?这个任务看似是齐藤下达的,但本质上来说是始于柯布的救赎动机的,其实这是一个回家的故事,任务有多艰难,回家的路程就有多漫长。如果再往前推,也可以说这一切始于柯布对控制他人思想这一个人能力的滥用,这可以在他与自己岳父的那段对话中找到端倪,而且他的家庭悲剧也源于一次失败的思想植入,这让《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具有了意识形态批判的社会意义。
        虽然在片尾我们终于看到了在两个半小时内牵动观众思绪的孩子的回眸笑靥,但持续旋转的陀螺依旧让人对这亦真亦幻的一切难以捉摸,这是否意味着这个始于现实的故事而最终在梦中回到了故事的原点?这几乎成为“庄周梦蝶”一般的叙事怪圈,在这个梦境迷宫中,每个人所得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所以观众自己说,“我看懂了”“我看不懂”什么的,都不重要。
以诺兰拍电影的心态,首先他有过剩的想象力需要释放,观众看他的电影,等于是陪着他天方夜谭,陪着他释放想象力。

  
从导演手法上说,《盗梦空间》是一部比较常规的克里斯托弗·诺兰电影。诺兰是一个擅长将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用高度娱乐化的手段呈现出来的导演,这让他的作品具有了多重的接受可能,诉诸感官的部分能够满足最基本的观影需求,而主题的思辨性和价值体系的多义性又能带给高端观众以足够的形而上的思考乐趣,《黑暗骑士》、《致命魔术》都是如此。关于《盗梦空间》的理解难度有很多传言,搞得很多观众观看时压力很大,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盗梦空间》有一条很清晰的任务线做主线,这个主线的推进方式和节奏跟进起来并不难,大多数的视觉奇观和动作场面都是附着在这个情节链条上的,于是最基本的观影乐趣是可以保证的,如果因为精神紧张或过度关注细节而丧失观影快感则反而得不偿失了。影片中埋藏的大量细节和暗示性情节,对于这部影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对这些东西要想一次性吸收难度确实比较大。如果不考虑大银幕的画面冲击力,其实这是一部很适合在DVD上仔细研磨的电影,我在电影院看的时候就恨不得给电影加个暂停回放功能,因为确实是有一些好玩的信息是在不经意间稍纵即逝的。对于考据癖和细节控的观众来说,这样的电影看个两遍三遍甚至更多都是正常的事,你会发现每次看都有新收获。

15:“把自己的记忆放进创造的梦想中是很危险的事情”,这句话绝对要作为商业片的教条!个人认为是导演在自嘲。反正我觉得诺兰确实就是这么玩的,不是自己想到啥就拍啥,不是拍自己熟悉的,喜好的,而是观众熟悉的,喜好的。

    ps:写完此文后去看了第三遍,是在Ume华星看的IMAX版的。这里提点小建议吧,如果不是技术控,建议就看普通版就可以。前天张小北和我说过,看IMAX版的时候眼睛在字幕和画面之间不够用,今天看来确实如此,特别是对于这种画面和对白信息都超大的电影,如果你不能摆脱字幕,还是别看那么大银幕的好,免得顾此失彼。我坐的是第八排靠边的位置,位置不算好,不知道坐后面的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善。另外我觉得IMAX的画面通透度并不比普通版的要好,而且亮度还略有损失。

或者可以说,他构筑了电影中的世界观,然后在情节推进的过程中已经把这个世界观的规则叙述得很明白了。我们需要看懂的,是这些规则,这些才是诺兰想象力的具体体现。
至于情节么,什么陀螺倒了没倒,这些你们观众凭着自己对这个世界规则的理解,自己去推理好啦,是怎样就怎样,不重要。

 
  
《盗梦空间》让我最叹为观止的还是诺兰在其编剧工作上所表现出的强大的想象力和对各种娱乐元素的融合。以梦境和人类意识为故事主体在各种类型的电影创作中都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很多年前的系列恐怖片《猛鬼街》的基本设定就是猛鬼通过侵入孩子的梦境来杀人,黑泽明更是直接以《梦》为题拍过通过梦境展示来揭示个人内心寄托和惶恐的电影,而通过在人的意识母体中幻化杀机的情节在《黑客帝国》中更是被推向了一个相当的哲学高度。而诺兰在这个故事中对于这一母题翻新的独到之处在于梦中梦套层结构的引入,并通过梦境深入造成的时间维度的变异扭曲造成情节无穷的延展性,而且层级之间的互动设置极其有趣,影片众多的情节高潮都出自这样的设定。此外,诺兰用当下流行的队员合作模式来包裹这个任务,在队员功能设置上更是令人耳目一新,类似造梦师、伪造师、药剂师这样的职业具有很高的区别性和辨识度,而且每个人身上都有情节爆点,这是我近几年看过的最具想象力和观赏性的动作群戏。诺兰建立了一个严密的情节运行和人物设置系统,这个系统一旦启动,一浪高过一浪的叙事快感扑面而来,并在第三层梦境开始之后进入欲罢不能的持续高潮。
  
其实要讨论《盗梦空间》的剧情很难,这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在顺其自然的倒掉过程中,诺兰在其自己的体系内赋予了其足够的推动力,其实这是一部带有催眠性质的电影,其强大的气场造成的心理暗示作用足以让观众配合诺兰完成这一以观影为方式的造梦行为,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一部无限接近电影本质的电影,深入其中足以让人对梦与现实产生短暂的恍惚和怀疑,这是一种非常独特和珍贵的观影回味。

1:梦境的嵌套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叙事框架

他要的是这个过程,并且希望观众从陪伴他的过程中得到享受。虽然有些诺兰的电影比较晦涩,但他不像诸如大卫林奇这样的导演喜欢通过变态的叙述方式虐待观众。诺兰对观众的态度是友好的。
所以我们要看的是,首先它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电影,让人流连忘返,只要观众确实觉得好看,诺兰就满意了。同样这也是诺兰希望我们从这部电影中得到的,而不是观众死命地去猜,情节究竟怎样的……那样太小儿科了,那样就构不成和诺兰的沟通。
以这种导演的心态……用这种钻牛角尖的方式去看他的电影,是会鄙视的……

《盗梦空间》的信息量很大,而当观众占有的信息越多,影片情节带给人的语焉不详的疑点也就越多,当然这些疑点在影片本身的世界观和基本设定下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释,这一现象可能会导致两种对这部电影的质量判断,一是如果一部电影设定繁复并需要过度阐释或观众补白方能自圆其说的话,这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缺陷,在影片的前一个小时,一直在解释,解释盗梦和植入思想的原理和可能性,解释造梦的方式,讲述药剂催眠、穿越、唤醒、防御者等设定,虽然这个讲述方式已经在电影化的基础上做到了足够有趣,但依旧让人觉得这里的世界观构架过于自说自话。另一种判断是这是一部真正尊重观众智商并调动观众参与创作的电影,这样的互动性让观影本身具有了超乎寻常的挑战性,于是在电影院里,每个观众都渐渐地从一个旁观者变成了编剧,不同的观众在电影结束后做情节复盘时会让这个故事有着无限种可能性,这样的电影存在本身就具有了非凡的价值。

11:“亲爱的,让你的梦想再大一点吧。”梦有多大?5层梦境?下了飞机还是梦,所以6层?或者我们看片的同时也算做梦所以有7层?

所以说诺兰是位很伟大的导演……

4: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图腾来分辨哪里是梦哪里是真实。这是啥意思?那些强行推销自己图腾给别人的傻逼是不是可以去死了?

我觉得对绝大多数观众来说,不知道该如何看诺兰的电影。
你比如,绝大多数人看完以后都会纠结那个陀螺最终倒了没倒。
但以诺兰拍电影的心态,他并不希望观众纠结的是这么小的一个问题。

鄙人是在没睡醒的时候用风行看的所谓“最清晰”的枪版
虽然感觉自己也看出点门道了也写了这么摊文字
但是仍然很想花点米米去电影院看一次IMAX版本的,就算没看出啥新名堂来,就算全场只是看着大屏幕“哇”“哇哇”的也认了
不好,我是不是被导演Inception了?

8:“在梦中,我们的创造力和感知力是同步进行的”25分20秒男猪脚的这句话其实放在任何文艺作品的欣赏,比如电影的观看中,也是完全符合认知心理学的。

7:女主在真实世界跳楼,男主困于梦境中。可见坚持怀疑的女人和失去怀疑的男人结局都是死路一条

16:此片精巧,复杂,但是导演确实也摆明了没想把看不懂当卖点,觉得自己看懂了的同学们不需要太骄傲,是诺兰花了大工夫让你看懂的,是他牺牲了自己的喜好与认知深度让你看懂的

13:如果看电影如同做梦,那么导演想在我们的梦中植入什么意识?做梦有危险,请认准品牌消费;有的梦太危险,做了会醒不来,有的梦做过之后醒来了以为自己没醒,回家会想跳楼,还有的梦,明明很短,你却觉得很长,被称之为“limbo”比如很多国产的“不哭不是人”系列

首先,任何坚持只用自己专业片面的知识去分析该片的人都是傻逼
你可以用自己所熟悉的背景知识去帮助自己理解它,但是仅仅是帮助你自己去理解,对别人来说无疑有更好的知识框架去解释
这一点都没悟到,这片子完全对牛弹琴了

12:“我本以为梦是一种视觉效果,现在看来更像一种知觉活动”28分23秒小萝莉的话,这个可以看做导演非常YY的自吹子擂“哥卖的不是视觉快感,是知觉层面的”

3:导演说,这些都是浮云。大概30分钟的时候,小萝莉用了不到2分钟的时间,拉动两面大镜子就清楚的在视觉层面阐述清楚了嵌套与二律背反这两个花招,随后小萝莉还随手碰碎了镜子走了进去;随着人物的移动虚拟与真实世界相互转化。这几分钟就是最大的剧透,帮助无法看懂此片的人理解世界观的。所谓此片不怕剧透,就是没有人可以剧透得比这2分钟更有效率,导演不怕你看懂,就怕你看不懂这一层。为啥: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导演并没有把这些个小花招拿来当宝贝卖的意思

10:那个矛盾空间的楼梯花招全片出现多次,这种矛盾空间的错觉必须在特定视角,也就是观影视角下次才能成立,这所谓的梦中无所不能原来是站在观众视角才能实现,啊哈?

2:周公梦蝶与二律背反的引入,与梦境嵌套产生的化学作用绝对可以成为1+1>2的经典范例

9:为什么全片都是第3人称视角

6:最后的陀螺没倒可以说是导演的花招,但是配合23分的时候岳父那句“come
back to reality”确实让人心头一凛

14:如果这个梦是精心策划的,比如给小日本富二代做的那个,明明就是要掏光他的钱包,他却觉得很爽,醒来之后神清气爽如同被救赎了一般,说这个情节很假的同学,就是没有体会到导演的这一层暗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