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0

新版《新白娘子传奇》:新编之难与翻拍之困

嫩和尚法海下山寻妖精,老江湖小青撩妹反被擒。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白素贞。白素贞是一只白蛇妖,修行了千年,得到了观音大士的感化而修成了人形。虽然是只妖,白素贞却从来没有害人之心。不仅没有害人之心,还一直想着要怎么去救人。而切白蛇的人模样,十分美丽。就算是和她住了千年的景松,在看到她的容貌之时,都震惊了一下。这个妖,实在是太美了,不管是小青还是九尾狐,都比不过她。

图片 4

图片 5

吴娘子。吴娘子本是王妃,只因为生了个女儿而被人欺负。因为吴娘子所生之女是含着鲛珠出生的,所以她被宫中之人称为是妖女。吴娘子的女儿被扔进了虿盆之中。为了复仇,吴娘子将自己的魂魄和蜈蚣精缝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妖。成为妖后的吴娘子,因为仇恨让她变得丑陋。但是当知道长生就是自己的孩子时,她为孩子的不顾一切,又是那么让人感动,母爱的美丽尽显。

第二个调整是,新版《新白》虽然延续了92年版的爱情主题,但爱情的模式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新版《新白》延续了92年版《新白》中白素贞勇于追求爱情的特征,她勇于爱、主动爱、敢于表达爱,这符合时下年轻人的爱情观。另一方面,改动了92年版《新白》中许仙的角色特点。92年版的许仙虽然也深爱白素贞,但他也有普通人懦弱、保守、迟疑等的一面,也正因他的一再怀疑促成了白素贞的悲剧。如果从今日的眼光看,有些年轻观众可能要骂许仙“渣男”了。因此新版《新白》的许仙不仅是个翩翩公子,他还很主动、有担当,认定了白素贞,便从此不相离。

这让人想起旧版的主题曲《千年等一回》,歌词唱道:“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新白》啊,不是群众的爱变了,是你变了。你的爱情变得幼稚、肤浅、廉价,是那种劣质玄幻网大里,一抓一大把的那种。

小青。小青是一只青蛇妖,活泼可爱,单纯善良。见到白素贞的时候对白素贞就产生了好感。刚开始是男子的时候,和白娘子是形影不离的。而因为受不了别人的风言风语,所以幻化成了女孩子,和白素贞以姐妹相称,这样就没有人会说闲话了。女儿身的小青,美丽活泼,同样让人喜欢,连九尾狐都比不过她。但是小青赢了九尾狐却输给了白素贞。

不过,也由于92年版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坊间有不少民众一直误认为该剧才是白蛇传说的缘起,之后白蛇主题的影视剧都是改编自该剧。事实上,无论是92年版还是其他版本的白娘子故事,都是传说基础上的“新编”。新版《新白》,是为数不多的“翻拍”。新编与翻拍,不同的演绎方式背后有怎样的考量?新版《新白》是成功的翻拍之作吗?

图片 6

胡可心。胡可心是一只九尾狐妖,靠着美丽的皮囊,吸人精血提升自己的修为。九尾狐靠着自己的媚术和读心术,迷惑了不少男子。但是也因为作恶多端,最终是自食恶果。而九尾狐虽然魅惑了不少男子,但是美貌上和小青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一些的。

就影视剧角度看,“白蛇传”也有多个版本。1926年就诞生了影视化作品《白蛇传》,胡蝶出演白素贞;1962年香港邵氏兄弟推出电影版《白蛇传》,林黛饰演白素贞;1978年版的港片《真白蛇传》,林青霞饰演白素贞;接着就是创造历史的1992年版的《新白娘子传奇》;1993年徐克的电影《青蛇》同样颇具盛名……

作者|谢明宏

图片 7

图片 8

作为民间四大传说,白蛇传理应和梁祝、孟姜女、牛郎织女的故事一样——故事情节和人物特征都遵循重要节点。打个比方,梁祝一定要有化蝶cosplay,孟姜女必须把长城强拆,牛郎织女一年要有一次鹊桥的固定约会。而《新白》砍掉了“千年报恩”,变成了许仙的“爱心放生”,令故事丧失了经典元素。

图片 9

林青霞版白素贞

我们都无奈

图片 10

进入新世纪后,大陆这边也推出了不少新编版本。2006年刘涛版《白蛇传》;2011年黄圣依版的《白蛇传说》;2011年左小青版的《又见白娘子》;2018年杨紫版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再者就是2019年初大获好评的动画片《白蛇:缘起》。

图片 11

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讲述的是白素贞和许仙之间的爱情故事。两人之间有一段孽缘,经历了重重磨难两人终于修成正果。白素贞的真实身份,是一只白蛇妖。她最好的姐妹小青,则是一只青蛇妖。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下新版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妖,小青赢了九尾狐却输给了她。

但这么多新编版本,除了少数成功出圈并具备持久影响力外,大多新编都口碑糟糕,人气寥寥,甚至遭到毁经典的诟病。这就是新编的难度:要在传承基础上有所创新,但创新的方向、创新的边界都不容易把握;何况旧版的高度太高,越过高峰难度太大(这也尤为凸显《白蛇:缘起》是多么的难得)。

这是因为白娘子从寡妇变成了少女,许宣也从薄情寡义变得情深似海。但如果和1992版《新白》相比,硬糖君却觉得有些“退步”。因为白娘子从大家闺秀变成小家碧玉,许仙从文质大夫变成阴柔小弟。

图片 12

图片 13

只想说:《新白》你不懂爱,雷峰塔会倒下来。没事儿别翻拍,众怒万人踩。

每一版新编都有所创新,像92年版边唱边演的演出形式;徐克版的《青蛇》的青蛇视角,以及美艳与性感气质;刘涛版的《白蛇传》白素贞和许仙铺垫颇为细腻;杨紫版的《天乩之白蛇传说》更近乎披着白蛇传说故事的甜宠剧;《白蛇:缘起》则聚焦了白蛇和许仙的爱情的前世……

应该说,2019《新白》是对旧版的一次失败翻拍,是对老粉的一场精神残害。它空有一个“白蛇传”的壳子,却失去了“人妖相恋”的精神内核,在惩恶扬善等主题表现上极度乏力,刻意为之。在于朦胧扭捏的表演、鞠婧祎空洞的眼神、裴子添口号式的武打里,难以完成对经典的复刻和致敬。

从白蛇传说有文字记载开始,就意味着新编开始了;不同时期的文字记载里,也有不同的白蛇形象。在唐《博异志》和宋话本《西湖三塔记》里,白蛇都是可怖的白蛇女妖,她以美貌魅惑男子,诱骗男子与其同居,最后使男子躯体腐蚀、头疼脑裂而死,或食其心肝。白蛇传说只是当时流行的人鬼姻缘、人妖姻缘故事的变体,以警示众生勿为色所迷,堕于邪淫。

图片 14

新版《新白》其实与杨紫版的《天乩之白蛇传说》相近,更像是玄幻外衣下的偶像剧。

但到了民国,白娘子已经由“妖”变“人”。1926年,天一公司拍摄了胡蝶主演的《义妖白蛇传》。从“义妖”二字就可以看出对白素贞的定位。1939年,华新影业公司拍摄《白蛇传——荒塔沉冤》。白素贞之子许梦蛟高中状元,相约第二天接母亲出塔,可白蛇却在儿子离去后跳塔自尽。

徐克版《青蛇》里的白素贞,集美艳性感于一身

2006年刘涛版的《白蛇传》,白娘子一身武艺和法术。再不是《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的淫荡蛇妖,也不是《新白娘子传奇》的贤妻良母,而是一个斗志高昂的女侠。

肖燕饰演新版小青

新版《新白娘子传奇》:新编之难与翻拍之困。回到于娘子家里,大家发现于娘子正在上吊。白素贞拦下她“你现在怀孕了”。许仙一诊脉,发现果然如此,对白蛇的医术更加敬佩。五集篇幅,蜈蚣精的故事告一段落。白素贞还不忘像小学生写周记一样,对小青说“我们唯有坚持道心,才能修成正果”。你瞧,这刻意的总结多么正能量。

图片 15

市场一直在改变白蛇的形象,以期符合观众口味。然而大家不是傻子。骗得了预告片,骗不了正片。从某种意义上看,《新白》只是当下翻拍潮的一个警世寓言。

图片 16

从冯梦龙到于朦胧,白蛇的故事经历了太剧烈的变化。设想冯梦龙还活着,当他看到2019版《新白娘子传奇》时,应该会觉得很“进步”。

但制作方也深知新编之难,知道新编引起的关注度可能会弱得多,于是便买了92年的版权,使用了92年的音乐(目前陷入版权纠纷中),通过贩卖情怀吸引流量。奈何制作方将翻拍变成了新编,审美期待上的落差让新版《新白》被许多观众责难,虽然它本质上是合格的新编之作。

有看官要问,徐克的《青蛇》不也没有“报恩”吗?人家电影的故事底本,来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自然不需要按部就班。可2019版的《新白》,既然打着授权翻拍之名,就有点“卖情怀,耍流氓”。

鞠婧祎版白素贞还是非常有灵气的

图片 17

虽然青春化、偶像化是时下年轻观众的审美取向,不过新版《新白》对于白素贞的改编并不让观众买账,豆瓣短评区成了一星现场。观众难以想象,白素贞明明是修炼千年的老妖精,怎么在新版就成了智商低幼的“傻白甜”了?

白娘子的唱腔幽雅柔美,许仙的唱腔潇洒倜傥,小青的唱腔清丽脱俗。既过渡了剧情,又展现了人物性格。

“白蛇传”为中国民间四大传说之一,其源头最早可上溯至上古蛇图腾崇拜。而从文学源头来说,唐代传奇集《博异志》中的《李黄》、《李琯》及宋话本《西湖三塔记》,是白蛇传说的雏形;明代冯梦龙《警世通言》中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是首个文字定本;清代的方成培又有戏曲作品《雷峰塔》等。在流传过程中,白蛇形象逐步演变、完善、升华。

2011年黄圣依的电影《白蛇传说》上映,开片不足五分钟就有吻戏,全片泛滥着迎合好莱坞的媚俗。同年,沈晓海和任泉《又见白娘子》甚至将法海许仙组成情敌,魔改的企图一望而知。

第8集西湖断桥上互诉衷肠

图片 18

这两年来的经典翻拍特别多。这一次被翻拍的是国民级IP,1992年赵雅芝、叶童版的《新白娘子传奇》(下文简称92年版《新白》),这也是该剧27年来第一次正式授权重拍。新版《新白娘子传奇》(下文简称新版《新白》)由鞠婧祎饰演白素贞,于朦胧饰演许仙。92年版饰演许仙的叶童,在新版中饰演许仙的母亲,原来饰演小青的陈美琪,在新版中饰演小青的娘。源于92年版的《新白》着实影响了一代人,因此新版《新白》自开拍之后就引发广泛关注,播出档期一再变更,也是让观众攒足了期待。

白素贞不服,准备教训许仙。发现于娘子中了蛇毒,追踪到女娲庙。一看到“撩妹狂人”青蛇,就探测仪上身,断定蛇毒是对方的。一番较量过后,青蛇被白蛇降服,真相大白:于娘子偷吃了青蛇咬过一口的苹果。

换句话说,92年版《新白》是时人集体想象和集体心理的投射。新版若要想复制前作辉煌,至少得做到两点。一是,剧本扎实,剧情精彩;另一个是,契合这个时代观众新的集体心理和集体想象。

许仙自称华佗转世,但由于白素贞还是一条蛇的时候,见过华佗本尊。所以她觉得许仙在骗人,来到衙门一纸诉状就要“今日说法”。衙役打发了白素贞“你不知道许仙是我们捕头的小舅子啊?”

公正地说,新版《新白》的质感是国产网剧里较好的那一类了,服化道方面颇为用心,许多画面美轮美奂。目前它遭受到的一边倒的差评,过于苛刻了。它的困境,本质上是翻拍与新编之间的两难,制作方想两边取巧,却没能做好平衡。

许仙师父的女儿如意,暗恋许仙决定色诱。当她脱得光溜溜的时候,法海闯进家门掀开了被子。许仙闻声赶来,法海说自己在收妖,就堂而皇之地走了。许仙把白蛇抓起来,在后院的池子里放生,白素贞感慨“他也没那么坏嘛”。多聪明啊,观众发现之后她就发现了。

不断放大第三者的作用,极大弱化92年版中“情”与“礼”的冲突,新版的爱情反倒类似于偶像剧中惯常的“三角恋”,其崇高的悲剧感消失殆尽。

为了达到“坏人也是有苦衷”的煽情目的,编剧又给蜈蚣精加了戏。早在纣王时代,她就是一名生了女儿不得宠的妃子。回忆杀里,妲己尬笑一阵后,就把她女儿丢进了虿盆。她为了救女儿也随之跳下,和虿盆中的男蜈蚣融为一体,变成了不男不女的“吴娘子”。

通过文学作品对于白蛇传说的新编史,不难发现,“白蛇传”是个充满阐释性的符号,是可以不断被挖掘被演绎被创新的IP。一方面,它有非常扎实的情节基础,另一方面,白蛇的形象、许仙的形象、小青的形象、白蛇与许仙的关系、白蛇与小青的关系、白蛇与法海的关系——每一个因素的变动,都意味着一个故事新编诞生了。也因此,从传奇小说到音乐舞蹈、戏曲话剧、电影电视剧,“白蛇传”的新编版本众多。

图片 19

图片 20

到了1992版《新白》,白娘子的“妖性”已经荡然无存,其形象可谓集“人性”与“神性”于一体。该剧在传统的基础上,用“边唱边演”的形式掀起了全年龄段的观看热潮。

将许仙人格也完美化了,那么白素贞与许仙的情感阻力从何而来?92年版里,“不懂爱”的法海极力阻隔,并不断诱导许仙,新版当中法海并非那样“不可理喻”,且许仙对白素贞心如磐石。于是新版便将济世堂的如意当做爱情的最大阻力,她爱许仙而不得,在心魔蛊惑下,由爱生恨不断陷害白素贞。依照目前官方剧情简介,许仙也是为救白素贞而与心魔同归于尽,白素贞不舍许仙才水漫金山……

此时,年纪轻轻的法海正在竹林入定。他对着一个小女孩大喊妖孽,其实对方只是一头奶凶奶凶的小豹子。本着对“喵星人保护协会”的无视,法海决定收妖。醒来才发现自己刚才入了魔障,师父感叹“你分不清是人是妖,何谈收妖”。说完赐给他禅杖和金砵,让他去临安收妖。等等,师父你不是说他“分不清”吗?

冯梦龙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固然还保留着“色即是空”的劝诫,但它更为成熟、完善,主要人物定型(许宣、白娘子、青青、法海)和关键情节的生成(比如游湖借伞、水漫金山、永镇雷峰等),标志着白蛇传说形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以前的白蛇故事,白蛇对于男性的捕捉是随机性的,男性角色面目模糊;到了冯梦龙的版本里,白娘子与许宣的关系是宿缘和报恩,两性关系也是“一对一”,白蛇传说有了爱情根基。

我们都缺爱

在这一背景下,对经典进行翻拍虽然保守,但也是一个保险的选择。因此,笔者对于新版《新白》的翻拍依旧是乐见其成。

话说白蛇成人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观音点拨。旧版的观音对赵雅芝说了很多,还念成一首诗,帮助她寻找恩人的下落。新版的观音对鞠婧祎有点不耐烦,三两句就让她自己去红尘历练。菩萨,你对演员的个人好恶,怎么能随随便便表现在台词上?

92年版《新白》今日整体看来并不过时,但新版《新白》并不是原版的复刻,它删减了一些旧元素,也增添一些新的元素。这些新元素面临的挑战,不仅仅在于它们能否让剧情更丰富,还在于它们能否建立起属于这个时代的集体想象,并击中时下年轻观众的内心。

法海的禅杖,一感受到妖怪,就会“爱的魔力转圈圈”;李林饰演的李公甫,满脸表情包,真怕他下一秒就给你讲《奇葩说》的段子;许蛟容从贴心姐姐变成催婚大妈,逮住白素贞就问半天户口。

图片 21

不仅人设崩塌严重,剧情也是相当“魔改”。经典的“千年报恩”、“游湖借伞”、“断桥初会”一个没有,瞎编的“医疗打假”、“智斗蜈蚣”、“后院偷鸡”轮番轰炸。你们买旧版的授权,不会只是为了延用BGM吧?

图片 22

“人妖相恋、生子被囚、白蛇出塔”这一基本故事格局,可看成是后世各种版本的滥觞,如1962年林黛主演的《白蛇传》,1980年傅超武导演的京剧电影《白蛇传》。

从此白衣+米奇头成了白素贞这一形象最具辨识度的造型

打开2019版《新白娘子传奇》,会有一种点开《斗罗大陆》动画的感觉。应该说《斗罗》的动画,还要吊打《新白》。当你看着辣眼睛的红花绿叶,林中呆滞无神小动物漫步时,一条大长虫在水中幻化成了白素贞。

白蛇传说“新编史”:新编之难

不仅毫无仙女的惊艳,反而有些溺水的彷徨。淑芬,不,是素贞!你快出来,不要让你的妆弄脏一池碧水。当白素贞欣赏自己的美颜时,松鼠精变成的小伙伴景松笑道:“我们蛇鼠一窝”。

现代文学时期,田汉多次改编的戏剧《白蛇传》,进一步去除了白蛇妖的色彩,动摇了法海收妖的正当性;戏剧延续了“五四”启蒙精神,表达抗战爱国和青年男女争取恋爱自由的主题。鲁迅先生的着名杂文《论雷峰塔的倒掉》,也是站在现代反封建的立场解读白蛇传说。

白蛇在景松的帮助下,来到吴娘子的老巢。吴娘子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顺手就杀掉了“长生”。这个时候白素贞才嘿嘿一笑,拿出信物“妖珠”证明吴娘子亲手杀了自己的娃。

新版《新白》与其说是对92年版《新白》的翻拍,毋宁说是对白蛇传说的新编。无论是角色、剧情还是人物关系,都做了极大的改动。如此幼齿的白素贞,估计是头一回;“第三者”的作用被如此强化也是少见;再如92年版白素贞从认识许仙到洞房花烛,前两集全搞定,但新版《新白》许仙与白素贞的情感铺垫了7集,直到第8集才上演了西湖送伞,两人互表心迹……

《新白》第一集的信息量之大,逻辑之感人,完全配得上动画特效,适合低龄观众服用。硬糖君有诗为凭:

小结:翻拍名义,新编之实

图片 23

其结果是,新版《新白》的年轻化、青春化、纯爱化策略,不仅没能满足年轻观众新的审美需求,相反,它大刀阔斧的删减,反倒让老版中寄寓的许多民间传统理念淡化或者消失了,俨然没有92年版的那种价值普适性。

图片 24

《新白娘子传奇》寄寓了时人对所有美好情感的想象

总的来说,在这一阶段的《白蛇传》已经侧重于“人性”的发掘,而非对于“妖怪”的抨击。鲁迅和田汉的最大贡献是将白蛇传拉进了“抗争”的话语体系,注入了“反抗”主题。

翻拍之困:新版能否契合集体心理

在追查临安城“儿童失踪案”时,许仙化身福尔摩斯,指出香囊上的汴绣是关键所在。啧啧,许公子看来女工不错,各种绣法信手拈来。白素贞也查到线索,确定案件是蜈蚣精所为。

除了剧本、表演、音乐外,还有以下几个重要原因。一则,赵雅芝版的白素贞非常经典,这个角色(演员与角色贴合度也极高)集中国传统女性美德之大成,仙雅端庄、知书达礼、温柔娴淑、善良坚韧,迎合了许多人留恋传统女性美的心理。二则,白娘子对许仙的痴情不改,不惜一切抗衡外在阻力的决绝,“千年等一回”的苦守,凸显了真爱的纯粹永恒,迎合了观众对浪漫爱情的想象。三则,这部剧蕴含并集中体现了中国民间千年百年来信奉的诸多观念,比如转世轮回、善恶有报、忠孝节义、知恩图报等情节,符合民众的价值观预期,也起到了警世和教化作用。

图片 25

图片 26

大圣母白蛇打假医疗局,小神医许仙骗钱献爱心。

曾有调查显示,白蛇传在人们记忆中影响最大的是1992年台视播出的50集电视连续剧《新白娘子传奇》。1994年央视引进内地播出后,引起极大的轰动。前文也有提到,92年版影响太大,以至于人们将它当做白蛇传说的缘起,这个误解这里再澄清一次。92年版《新白》何以成为经典?

白素贞的智商,在《新白》里时有时无。聪明的时候,她可以在灯笼上题灯谜。笨的时候,别人骂她小妖精,她还反问“你怎么知道?”在这种忽高忽低的状态下,她躲避法海时藏到了许仙被褥里。

清代方成培的《雷峰塔》在冯梦龙的版本上进一步加工,去除了以往传说中白蛇骇人、害人的情节,白蛇身上的妖性和人性达到了巧妙和谐的统一,她还成为人间理想女子的形象投射。方版中增加了白蛇产子等情节,也一改冯梦龙版白娘子被镇压的悲剧结局,而趋向于“大团圆”:白蛇之子许士麟高中状元,回乡祭塔,孝感动天,白娘子与许宣一起成仙。方版《雷峰塔》让白蛇传说成了一个至真至善的爱情故事。

我们都很白

新版《新白娘子传奇》海报

其实,白蛇的故事一直在变,不同的影视形象折射着时代观念的流变。冯梦龙笔下的白娘子是妖,她恐吓自己的爱人:“若听我言,万事皆休。若生外心,教你满城血水!”这是一个青春寡妇对英俊后生的“占有欲”。

出演92年版《新白》时,赵雅芝已经快40岁了,白素贞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对待感情的态度上,都体现出一种端庄大方的成熟感。新版《新白》将剧中每个角色都往小里推,这不仅体现在选角上更年轻、更偶像,更体现在剧中人物的个性上。像新版《新白》,白素贞一出场不谙世事,不懂得走路,不理解人间的言语模式和行为规范,闹出了不少笑话……这让角色多了少女的稚气和灵气,也赋予角色成长的主题。再如92年版《新白》的法海是个老和尚,新版《法海》年轻帅气,是典型的禁欲系,形象更近乎于《青蛇》里的法海。

拜托,蛇鼠一窝不是形容坏人互相勾结的吗?另外,就算是用表面的意思“待在一窝”,那也应该是“老鼠”和“蛇”吧。你弄个“松鼠”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再来两只组个团,承包白蛇的日常坚果?

就首播放出的8集来看,新版《新白》做了两个重大调整。一个是凸显成长主题,更青春、更年轻。

图片 27

《白蛇:缘起》的白娘子

小时缺钙,长大缺爱。《新白》为了丰满人设,给小青安排了“幼年被母亲抛弃”的戏份。更致命的是,小青的母亲还是“老青”陈美琪客串的。只能说女儿和老妈差太远,难怪被嫌弃!

于朦胧饰演新版许仙

吴娘子拐卖儿童,就是为了吸取精气,好打开轮回救出女儿。和小青一样,缺爱的她变成了“叶二娘”,到处抢孩子。前文提到的于娘子的孩子“长生”,也在被拐儿童之列,他就是吴娘子“转世”的女儿。

图片 28

图片 29

青蛇在孤独中长大,五百年“留守童蛇”的经历,让她酷爱收集玩具,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在被白蛇教训后,青蛇决定做对方的“护蛇使者”。号称在峨眉山普贤道场看了一百年书的白素贞,却不知道“买东西要给钱”的规矩。如此游历人间,青蛇不守护怕是三集就要“关进雷峰塔”。

白蛇来到集市,目睹了许仙的医疗骗局。原来鼓吹许仙是神医的人,其实是济世堂金大夫的女儿如意。她和许仙做局骗钱的目的,是为了帮助邻居于娘子负担高额医疗费。

图片 30

编辑|李春晖

有道是“剧情需要,不得不转”,吴娘子误杀“长生”后,一下子改邪归正了。白素贞帮助她找回“长生”的灵魂,重新投胎在于娘子的肚子里。法海和小青,则合力击杀了从吴娘子身上“剥离”的蜈蚣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