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撒开了做一场春秋大梦

实验表明,。。。。。。此处删去2046字,包括标点符号365个,其中逗号256个,句号88个,感叹号10个,问号6个,省略号5个。

永利游戏:撒开了做一场春秋大梦。(内有剧透!看过的欢迎,没看的吐血推荐!!)
      曾经有人说:人人都是梦想家。没错,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各种各样的梦,所谓梦,就是那些很难在现实中实现的想法。很多人在梦醒之后会唏嘘不已,可你是否想过,某一天,你能控制梦境。
      诺兰作为一个导演,其粉丝不少于国内某些“当红”巨星,其缘由就是他那天马行空般的想象,《黑客帝国》、《蝙蝠侠》这类的大作奠定了他的地位,而今,又从一个多年前的梦中得到灵感,创造了这样一个盗梦的世界。
      影片的英文名是《Inception》,直译过来是成立、开端的意思,也许诺兰觉得,梦是现实的开端吧,毕竟这部电影,也是从诺兰的梦中开始的。观影过后,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部怎样的电影?它的特效不输阿凡达,它的情感不输铁达尼,它的思想呢?很抱歉,我找不到一部能和它在思想上一决高下的电影。影片中充斥着Cobb和Mal的爱情,Cobb对他孩子的亲情,当一部电影拥有一些炫酷的特效时,可以称之为巨制,如果能加上情感的内涵,那么可以称之为大片,如果再能加上点哲学的意味,那么就可以成为经典了,况且这一次,诺兰跟我们玩的是这么冷的一个哲学。
      这部电影的哲学是一个老少通吃的问题:做梦很重要吗?看似荒诞,可当你随着Cobb的身影一层一层的深入梦境,你会觉得,做梦,还是不做梦,这,是个大问题。《Inception》的梦境只介绍了五层,而每一层都是那么的合乎逻辑,所以,你明知这个电影是个虚构,你还是会看的后背发凉,因为总有一些场景显得那么的似曾相识。同时,梦境中几何化增加的时间,更给观众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如果以飞机上的经历为现实世界,那么现实世界的十小时,在第一层梦中是一个星期,在第二层梦境大约是六个月,在第三层已经被夸大到十年,而那虚无边缘,时间漫长到无法想像,并且一旦进入虚无边缘,你会忘记你来的目的,也会忘记出去的方法,在里面孤独的等待,直到死去,虽然死后可以回到现实,但是你基本上已经精神错乱了,影片中的Mal就是这样。当然了,再漫长的时间,在电影院中我们总会在一定的时间内看完的。
      自从暑假开始看《生活大爆炸》,自己对任何一部时间过长的电影都有如Sheldon般的过敏,可是这样一部长达149mins的《Inception》却看的让我意犹未尽。影片快结束的时候,全场都紧紧的盯着屏幕上那个象征着是否是梦境的陀螺是否会停下,慢慢的,陀螺转得有些不稳定了,当我们都在期待陀螺停止的时候,屏幕黑了。全场沉默了一两秒钟,才终于有人反映过来,我们的盗梦之旅已然结束了。
      电影结束了,可是思考才刚刚开始,诺兰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谁都不能确定Cobb是否真的回到了现实,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而Ariadne问纠缠于现实和梦境的Cobb那句:做梦很重要吗?在影片结束后彻底成为每位观影者心中的问话。前面说过,我们每个人在影片制造的梦境中都能找到一些影子,仔细想想,我们的梦境同样的是时光飞梭,那么在梦中如果再做梦,其后果是不是也是如盗梦空间中的设定一样,变得更加的漫长?同时,你我是否又有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愿望,在梦中追求?同样都是梦,所有人都是做做而已,唯有诺兰,把它拍成了这样一部特立独行却又老少通杀的《Inception》。
      这部电影7月份时已在北美上映,目前在IMDB上的评分高达9.3,仅次于《肖申克的救赎》和《教父》,而在国内,豆瓣上的评分也高达9.4.看来好的电影确实是无国界的,我们的影迷有鉴别优劣的能力,希望各位导演能多拍点这种深刻的电影,你知道,只要让广电总局看不懂,我们就能欣赏到一刀未剪的原版了。
      最后说说这部片子的台词,除了那句:做梦很重要吗?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莱昂纳多最后在第四层对Mal说的话:If
you jump,I will not jump with
you!不知道各位可曾记得,在泰坦尼克号中,莱昂纳多曾对Rose说:If you
jump,I jump!这么多年过去了,果然是成熟了很多啊。
      《Inception》,以它复杂的梦境设定和演员出色的演出,浓浓的情感交织和深刻的思想冲击,一部属于21实际的伟大电影,由此诞生!

   《盗梦空间》刷了三四遍,写了篇作业,特此发上来。从精神分析还有叙事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部电影。
    个人觉得争论最后的结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影片本身就是对电影理论的最好阐释。也是诺兰导演的一贯风格。(在《星际穿越》里,诺兰用电影讲了虫洞之类的知识)。

还没看《盗梦空间》之前,评价灌了两耳朵,一是乱二是好看。电影院里好时间的场次一票难求,快赶上《阿凡达》了都。架不住别人这一通儿忽悠,我去看了,观后感如下:一是没觉得有多么乱,二是感觉没有力捧者说的那么好看。

算了,不多讲,反正是科学。

PS:说到梦境,我想请问各位在梦中是否曾遇到画外音的情况。比如我曾经梦到自己在高考场上奋笔疾书,眼看时间不够那叫一个心急如焚,而后突然脑子里冒出一句话:都读了一年大学了,还考你妹啊~~于是就醒了。

一、《盗梦空间》的理论建构

说它不那么乱,其实很简单,跟着梦一层一层走下去就是了,开篇和结尾不过是走了一个圈儿。这个我就不细说了,看明白的自然明白,没看明白的我就不好说您什么了。至于有人建议没看明白的再看一遍,我觉得大可不必看第二遍,因为它不是那种值得一看再看的电影。至于最后那陀螺到底停没停下来,这个其实没必要争论,心细的话,你会发现那陀螺其实已经开始轻微地摇摆,你说它最终停下来也好,说它继续转下去了也行,总之,你等着看《盗梦空间2》吧,一定会2的。

科学上说了,人看电影时候的反映,跟睁着眼睛做梦的状态非常相似。当你坐在黑暗的影院里,看着那块巨大的色彩斑斓的屏幕,看着那些跌宕起伏的情结,这个时候,大脑里好多跟做梦有关的神经就活跃起来了,同时,大脑前额叶皮层,这个应该说说--它是逻辑,审慎意识以及自我意识相关的脑区--并没有被激活,相反还受到了抑制,也就是说,电影越好看,画面越逼真,你的自我意识就越若弱,这里面当然也包括a片,我问你,看a片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会不会去想微积分财务报表信用卡账单苹果手机,应该不会,会的话只能说明--算了,随便了,我们想说明的是,一部好的电影确实暂时让人变二,是的,在这里我们只拿好片说事。

   要了解《盗梦空间》的叙事结构,首先要从电影与梦的关系开始讲起,这个理论构造了“盗梦”的整个世界观。电影精神分析学者运用类比方法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和拉康镜像论引入了电影分析中。拉康认为,做梦是一种低动力、高直觉的退行状态
。而诸多现代电影理论学者认为,看电影与做梦有着相似的状态:二者都是欲望的满足,两种“本我”都需要经过乔装打扮才能够冲出“自我”和“超我”的大门。简言之,可以用以下图表进行类比:
    做梦的主体状态:低动力、高知觉——观影的主体状态:低动力、高直觉
     梦境的画面:现实世界的想象——荧幕画面:现实世界的想象
     做梦的过程:解码过程——观影过程:解码过程
     做梦效应:欲望退化——观影效应:虚构幸福
   
  上述表格可以清晰地展现出电影与梦之间的类比关系。在传统电影理论中,将电影屏幕比作是画框,巴赞认为电影屏幕具有窗户的意味,直接承认电影的现实性
。而在电影精神分析理论中,电影屏幕则像镜子一般,是观影主体的“自我认同”,间接地承认了观众的主题地位。除了导演的“编码”过程,也需要观众的解码过程。

说它没那么好看,是因为期望值和电影本身有些差距。期望值在于这部片子被定义为“发生在意识结构内的当代动作科幻片”,但实际上这部片子本身却并没有像某些拥趸所说的那么“天才”和“伟大”,——例如《盗梦空间》的过程悬念大于结果悬念,反倒让结果没了悬念;例如动作戏其实只是情节的附庸;例如感情戏实在没有多少打动人的感情。曾经有论者说诺兰的电影过于沉迷于叙事快感而情感冷漠,仅从《盗梦空间》来看,这个评论倒也中肯。

现在看来,所有的条件都是对电影有利的,也就是说,你被忽悠了。当然,这种忽悠并无恶意,甚至我们有时还会被忽悠的很爽,好吧,现在我们可以说说道盗梦空间了。

    1、《盗梦空间》理论对应电影理论
在《盗梦空间》中,诺兰实现了“用电影造梦”这一环节。将电影本身电影化。他将主人公柯布放在一个中间环节。一方面在电影里,他是编造整个故事的重要人物,可以说柯布是电影中做梦的“导演”。而作为观众的我们,在观看《盗梦空间》的同时,也在观看柯布编织的“梦”。影片32分钟处,柯布教阿里亚德妮“造梦”时,揭示了影片的思路。
在该段落处,阿里亚德妮说“做梦更像是一种知觉”
。我们可以看到,诺兰用镜子将阿里亚德妮和柯布的镜像无限复制,暗示了“多重梦境”和“梦中梦”的设置。这也是《盗梦空间》拍摄的基本理念:用电影解释电影。即用电影造梦。
    《盗梦空间》从电影精神分析学的角度出发,运用可视化的方式将梦与电影的联系展现在观众眼前,即电影于梦的共同工作机制。
  首先,梦和电影都具有片段性的特点。片中柯布问阿里亚德妮:“每次你做梦的时候。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吧:你从来不会记得梦开始的时候,对不对?
你只是在事情进行到中间的时候才开始出现。”与其相同的是,电影的开始也没有固定的时间,都是从黑幕直接进入一个片段。
    其次,时间和空间的设置。导演在影片中将做梦的时间拉长,空间进行扭曲。五分钟的梦境可以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十年。淡化了时间的意识。空间上,梦中的空间构建来自于现实,但是一种现实基础上的再创造,可以任意调整。同时自己创造边界。在电影中,由于屏幕和摄像机的运动,使观众淡化了时间和空间的感觉。一方面,屏幕限制了时间和空间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屏幕和摄像机由在无形中扩张了时间和空间。
    再次,人物的设置。《盗梦空间》中运用潜意识中的投影人物来显示“主体的认同性”。当潜意识的投影人物发现造梦者时,就会对外来者进行攻击。我们可以将潜意识的投影人物与造梦者类比为电影中的观影者和做梦者。在查尔斯的《精神分析与电影:想象的表述》
中提到“观影者不被认为与做梦者同源,而是两个分离主体的同源:观影者起初与做梦者相似(开场段落再现了他的梦),观影者继而变成与分析者相似”。也就是说,当观影者从剧情中抽离出来,会反过来审视思考电影和创作这本身,而这种评价则是对电影的解读,发生认同了就会得到和解,不认同则会产生意识冲突,也就会发生电影中所描述的“攻击行为”。
    最后,返回现实。影片中,意念盗取或者植入关键的一环在于使造梦者经受某种刺激从梦中醒过来,否则就会陷入混沌,意念盗取的任何过程也变得毫无意义。同时,影片1小时24分钟处提到的“查尔斯计划”(让费舍尔认识到自己在做梦)也是对现代电影理论的致敬。查尔斯在现代电影理论中提出:经典的叙事模式希望将我们囚禁在某个主义中心,引诱观众不进入下一阶段,最有效的方式便是“返回现实”。也就是说,让观众记住“这不过是场电影”。《盗梦空间》将“返回现实”的手法不断运用,影片中通过音乐刺激、图腾等提醒主人公现实与梦境的区分,而在影片外,通过背景音乐、蒙太奇剪辑手法以及细节戒指的运用,使观众不断从电影中抽离出来,间接在观众强化情节的复杂性。
    因此,《盗梦空间》的核心思想并不在于梦与现实的区分,而在于梦境与现实的融合。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品,自然是建构在现实之上的虚构产物。

我们经常说如果梦能够变成真的就好了,当然这仅仅指美梦例如做梦娶媳妇儿这种类型的,如果把我们做过的恶梦一并变成真的,我估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人大概不愿意,极个别矫情的人类除外。按照弗洛伊德老师的说法,梦是愿望的达成;不仅美梦是,恶梦也是,都是把我们的潜意识藏着掖着的东西释放出来,这大概有益身心健康。我有很久不做梦了,所以老惦着自己是不是有毛病,但是科学告诉我,其实不是我没做梦而只是我醒来之后记不得我做过的梦。科学这样说,我就踏实了。

其实要说的和故事本身到不是很有关系,暂且把那个陀螺放一边,暂时不去区分梦境和现实,我们也不去想电影,我们只说诺兰,这个人打算干什么。假设他也是个科学家的话,或者很懂科学,那盗梦就只是个噱头,而造梦才是目的。首先要做个标新立异的噱头,把你吸引住,犯罪题材无疑是个好办法,他们要偷,偷什么?梦?梦也能偷么?偷来干嘛?什么?保险柜密码?遗嘱?人的记忆?我操!牛逼啊!就这样,我们二了。

    2、《盗梦空间》叙事结构
    在《盗梦空间》中,故事线索非常简单,柯布围绕着:我要回家这样一个愿望,答应了斋藤的要求,采取了意念盗取的行动。影片采用线性叙事方法,而剪辑上则将段落进行了重组。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诺兰在故事谋篇布局上所费的心思。然而对电影段落进行梳理之后,故事的脉络和结构便清晰了起来。
     影片分为三个大段落,每个段落都有其独特的功能,相互串联以后构成了整个故事。对整个故事进行了相应的梳理就能发现这个脉络(本来画了个图,结果发现豆瓣影评不能发图。。):

科幻的好处在于可以我们把眼下搞不掂的事儿一举解决。所以,《盗梦空间》不仅让我们自己的梦变成某种现实,还可以让我们进入别人的梦通过影响别人改变我们改变不了的现实。这样的春秋大梦撒开了一做,这世界会变得更美丽,但更大的可能是这世界会变得更糟糕,——虽然圣人的结论是“人之初,性本善”,但我比较信奉性恶论,不信大家可以挖掘一下自己的潜意识,估计憋着的都不是什么好屁。

当然,这只是第一层,当你认可了他的故事,当你的前额叶淡定下来,更大的阴谋出现了。这个故事越来越荒诞,越来越好看,为了让它更好看,为了让你的前额叶更加淡定,主要是为了让观众更二,一定要加入暴力对抗,让你的做梦系统更加亢奋。可是为什么那些梦境保镖枪法都很差呢?这个能理解,难道它不是更像一场梦么?我们不是也曾在梦中枪林弹雨刀枪不入么?甚至于,不是也会让女老师痛快地脱下裙子么?这是干什么?目的就是增强荒诞感,为了让电影更像一场梦。

开头引子
00:02:47 寻找斋藤

其实,《盗梦空间》的故事本身也不是一个好屁,——盗梦者帮着日本公司祸害欧美的竞争对手。这故事多多少少有些象征意义,延伸开来看,可以把它看成是某些欧美人士的某种对日本的焦虑的反映。这个故事再次证明,在诺兰的眼里这个世界应该是邪恶的。

还有柯布的女人,她在干嘛?感情线么?好莱坞的既定模式么?抛开它,那不知道,爱谁谁吧,我已经乱套了。要是这样,那恭喜你,更恭喜诺兰,他已经快要达到目的了,那就是他终于制造了一起梦境,这起梦境首先是出现在屏幕上,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成了一个个标准的睁眼做梦者,然后从屏幕里跳出来,出现在空间里,我们的做梦因子已经全部被唤醒,理智审慎全被最大限度的催眠,再加上这个梦的荒诞感和诡异不可理喻不知道哪个勾起了你的某些梦的记忆,那么,这个电影就真的成了我们的一个梦。那样的话,我们的梦又会变得千差万别。

A段落:某个任务场景
00:02:48—00:04:30 第二层梦:向斋藤解释意念,盗取情报
00:04:30—00:11:44 阿瑟醒来,第二层梦境瓦解
00:11:44—00:14:50 第一层梦境瓦解
00:13:00背景音乐提示正在梦境中

电影本来就是造梦的,现实中实现不了的,电影总能帮上忙,百年来无数的电影都向我们证实了这个事实。所以我们爱电影如同爱做梦。

那诺兰就真的成了个造梦师。但是还不算完,他最终要做的,是像个大仙儿似的,站在那,伸出一根手指头,摧毁了梦境与看电影这件事之间那层已经很薄很薄的膜,想想这件事,冷冷的,酷酷的,还有真点可怕。

00:16:00 陀螺第一次出现
B段:过渡段落
斋藤利用“回家”这个借口引诱Cobb进行意念植入。00:22:00
00:22:00—01:01:20 组建造梦队伍
“男演员”黑西装黑衬衣,无领带

顺便提一句,《盗梦空间》之所以让我觉得没那么好,还有以下两个原因:

C段:主体任务盗梦
01:04:05—01:25:25 第一层梦境
01:25:25—01:40:41 第二层梦境
01:40:41—01:54:56 第三层梦境 (第一层梦正在瓦解)
00:54:56—02:10:00第四层梦境(前两层梦境相继瓦解)
02:10:00—02:15:22 梦境瓦解
02:15:22—02:17:19 第五层梦境
关键句:我们曾经都是年轻人,现在我已经老去,心中充满遗憾,孤单的迈向黄泉路。

第一个纯属个人喜好,我觉得如果故事不建立在企业竞争而是换成政治争斗背景或许更有意思些。

D段:
02:17:19—结束 现实

第二,这部片子让我联想到1980年代的一部美国电影《梦境Dreamscape》,又译成《魔域煞星》,讲的是美国总统经常做恶梦,FBI的头头想通过梦境控制总统进而达到控制美国的目的,一个可以进入别人梦境的年轻人挽救了一切。值得一提的是,《梦境》建立了一个后来虚拟现实题材的基本法则,亦即如果一个人在虚拟世界中被杀死,他在现实中也会死亡。《盗梦空间》是否收到这部片子的启发我不知道,但却让我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这部电影,于是快感上打了一点折扣。

    整个盗梦空间由A、B、C、D四个大部分构成。其中,A部分作为楔子,引出各种人物关系,同时为后面的意念植入活动作出合理的铺垫和解释。B部分则是作为A与C的过渡部分出现,同时也是对A部分中理念的相应解释。C部分则是主题任务:盗梦任务。我们可以看到C部分中包含了五层梦境。除了一开始设定的三层,又多出了两层梦境,这两层梦境的作用在于使主人公达到自我的寻找,与自我和解,也是本片的内在主旨。在作用上,C部分不仅是正片最主要的一部分,更是对B部分人物关系的解释,同时也呼应了开头的引子。D部分则是导演的“提示部分”,此处则是提示主人公返回现实。看似整个电影都在做梦,但穿插了许多“返回现实”的提示(图示中斜体部分)。
  导演在开头部分剪入一段看似毫不相关的情节,其实则是与后面情节的相互对应。即在柯布教阿里亚德妮造梦的情节中提到做梦者不知道从哪个片段突然开始做梦。同时,“我们曾经都是年轻人,现在我已经老去,心中充满遗憾,孤单的迈向黄泉路。”这句台词也成为了贯穿整部电影的核心句。这个小小的伏笔也是对全片布局的重要提示。
     A段情节采用倒叙的结构,为观众展示了主要人物及相应关系,陀螺这个辨别梦境与现实的象征物第一次出现。同时很好得交代了伏笔:柯布的心内阴影是什么、意念盗取到底是什么?就像是一部短小精悍的电影作品。而刺激音乐则为开头的对立:《我没有遗憾》。暗示梦境醒来,无论观众或者造梦者都不再有遗憾。
  而后,导演开始对A段进行解释。这里有一条明线和暗线,外在矛盾冲突和内在矛盾冲突。外在矛盾则是盗梦计划的顺利实施,内在矛盾为主人公的内心挣扎。明线用来解释外在矛盾,而暗线则用来化解内部矛盾。明线就是顺应情节开展盗梦行动。而暗线则是对A段这部短小精悍的电影进行解释。导演首先用了B段落对A进行造梦的原理解释。同时,C段对柯布内心阴影进行解释。明线不断推进C段落中前三层的故事情节,而暗线则将故事推进了第四层梦境和第五层梦境。
     C段中,第一层梦境作为“创造梦境”,也是铺垫环节,首先从正面让费舍尔采取行动。而第二层则如上文所说,依据查尔斯的理论,从反面进行意念植入。第三层梦境则为实现环节,同时推动了后两层梦境的构建。结尾出现了关键台词。
  D段落则是回归现实的段落。诺兰在这个段落中十分巧妙得埋下了伏笔。盗梦任务成功,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合作伙伴相互陌生,结尾陀螺是否停下来。虽然“梦醒”是对盗梦任务的总结,然而这样开放式的结局则给观众营造了一种“没有返回现实”的感觉。

      二、一点个人看法
      个人觉得诺兰拍这部电影是为了向第二符号电影学进行致敬。因为很明显得运用了很多很多现代电影理论里面的东西。尤其是在第二层梦境里的查尔斯计划,完全是对查尔斯理论的致敬。
       记得豆瓣上有个人说《盗梦空间》就跟你讲述了如何拍电影,然后柯布是导演,阿丽亚德利就是编剧巴拉巴拉的。个人觉得非常有道理。这也是为什么说去讨论陀螺转不转到底有没有意义的原因。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诺兰算是一个伟大的导演。恩。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