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关于做梦

不看那些复杂的解释,我只看懂这些:

作为一部电影,构成它的所有元素都做到了教科书般的精准。它当然不是完美无缺,但也很难找出比它做得更好的──每个人的心目中都会有自己的标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比谁更好我们不去也无法争论,但毫无疑问,《盗梦空间》已经超越了一个大家公认的标准,进入了优秀的范畴。
这部电影有两个半小时(148分钟),但你作为一个观众,在观影过程中几乎感受不到时间流逝。在看这个电影的过程中,你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否则很容易就跟不上故事节奏,从而丧失很大的观影乐趣。它是如此的电影化,以至于你看完电影走出电影院,你可能会感受到轻微的虚幻和怀疑:THE
DREAM IS REAL?
盗梦空间剧情概要:柯布和妻子梅尔有能力创造梦境,两人可以共同生活在梦境里。但梅尔把梦境当成了现实,愿意一直生活梦境里。柯布却开始厌倦了梦境,想法让妻子与他一起回到现实,于是在她的意识植入了“现在是在梦境中”的思想。她妻子终于和他一起通过在梦境中卧轨自SHA而回到了现实。但悲剧是妻子回到现实之后意识里还保留着“现在是在梦境中”的思想,她执意要继续回到现实,于是要柯布陪她一起继续自杀。柯布妻子死了,但柯布认为当前生活就是现实,没有选择死。梅尔死后,柯布被当成了杀人犯被通缉,于是出境逃离。在境外帮其它公司用“盗梦”的技能获取商业机密。一次盗梦失败,柯布被迫协助一家公司去搞垮另一家公司,通过在梦中植入意识的方式让那家公司的继承人做出解散公司的决定……
盗梦空间的宣传铺天盖地,关于梦的解释和传说目前为止科学界也没能给出一个很好的解释吧。
人的意识的力量能够强大到让人放弃生命,这是电影中Mal亲身教育我们的真理。我们在很多时候又何尝不是愿意待在自己编织的假象中不愿意醒来?现实复杂残酷的我们完全不能招架的时候我们便会选择蜷缩在自己的思想里不愿意出来。现在社会上太多自闭症患者的出现了,不知道诺兰导演是不是也想借这部电影告诉他们,其实每个人都一样,会想要或在自己的梦中不愿意醒来。
现实中的梦肯定是一个人现实想法的一个真实映照,或者说是对潜意识的一种放大,就像剧情。我们在一个潜意识的框架里增删了很多东西,在梦境里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流的导演,只是现实中的我们并不能像电影中的那样用植入想法的方式来控制剧情的发展,梦境中遇到危险后我们的身体就会发出危险信号,为了不让我们高速运转的大脑崩溃而让我们醒来,按照电影中说的,醒来就是穿越,醒来意味着梦境中的死亡。
如果理性化的梦境设定只是单纯符合剧情需要,那本片最多只是从一个不同方向重复《黑客帝国》等先驱走过的路;然而,当你真的有兴趣认真去体会诺兰哥哥设定的梦境世界时,你会异常惊讶地发现本片完全不是一部硬邦邦的“架空设定”之类的俗套,而是一部以充分的心理学逻辑为依据、全面符合日常梦境特征的电影:你我所有在梦中有过的体验,诺兰在本片中都以一种绝对真实的影像与逻辑展现出来,好像你自己就在梦中似的。这种梦,不是你事后回忆起来觉得光怪陆离的那种梦,而是一种让你身在其中、无法辨别现实与梦境的真切“入梦体验”。
因为在梦境中只有死亡才穿越的更彻底,当然还有其他的穿越方式,另一种就是靠外界的力量,让我们现实中的身体剧烈的震动,而形成穿越!
说到震动,我要说我们几乎每个人都穿越过。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有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经历,或者说是小憩,但就在那小憩的几分钟里我们就完成了一个梦境,我们算不算是造梦师呢?
我们总会在快醒的时候突然间梦到很危险的事情,比方说梦到下楼梯突然一下踩空身体急速下坠,我们就会突然间醒来。醒来的瞬间身体剧烈的震动,桌子都快被我们晃散架了,我们也完成了穿越,一次成功的穿越!
现实中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们经过一个地方或者看到某个人、某个事物突然间感觉这个场景很熟悉、简直就像昨天发生在眼前的事情,一幕一幕都是那样的清晰,感觉像做梦,好像我们曾经给自己植入过一个场景一样,像极了从现实穿越到了梦境中。
导演或许就是抓住了现实中的一些细节,放大后放到了梦境中,放到了电影当中,给了我们神奇的观影效果,让我们深思现实中的梦!
看了电影后突然间就会想:迷方向感觉就像做梦一般,现实中的迷方向会不会是另外的一种穿越方式呢?迷方向是我们在同一个时间潜意识觉得到了不同的地方。好像是我们给我们自己植入了一个思想,我们以为我们自己在另一个地方,所有的东西都变换了位置,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东西本身,当然没有变的还有方向。
电影中的主线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一个字“爱”。
对妻子的爱,对子女的爱。对妻子的爱最终却因为妻子的迷失而害了妻子,当主人公醒悟之后,对之女的爱让他回到了现实,因为在很多次穿越之后他终于在结尾的时候看到了孩子永远背着自己的童真笑脸。
最后一幕的陀螺一直在转,似乎没有停下,我开始也怀疑难道柯布还在梦中吗?其实不然,如果一部影片从头到尾导演为了告诉我们这是一场梦,我觉得这个导演也够荒唐的,难道真的要让我们大家都相信虚无主义吗?我想我们都喜欢看喜剧的结尾。所以导演也不例外,陀螺最终会停下,因为很多地方已经揭示了这个结局。柯布在梦里是一直戴着结婚戒指,而在现在中是不戴的。另外,网上有些评论家通过看两个小孩的转头也推论这是现实。我也同意。总之,最后一场肯定不是梦。
电影终归有他的启迪意义,这部电影的意义也许就是要告诉我们,梦境总归是梦境,我们不能把现实中的许多不好的或者是我们不敢面对的东西永远的囚禁在梦境当中。
  
  

影片中由莱昂纳多饰演的柯布就是一位专业的盗梦者,他潜入别人的梦境,盗取那些埋藏最深的思想。然而这次他接到了一个特别的任务,不是盗取思想,而是,植入思想。委托人是个很有能量的商业大亨斋藤,他开出了柯布无法拒绝的条件——给柯布新的身份,让他能回到美国。柯布需要这个新身份,因为他现在还是个逃犯,罪名是谋杀自己的妻子梅尔。
在柯布的努力下,盗梦团队再次组成。盗梦者——柯布,前哨者——亚瑟,筑梦者——阿丽瑞德妮,伪装者——伊姆斯,而他们的目标是能源公司的接班人,费舍。这是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大脑的思维远比表现出来的复杂,植入思想也远比盗取资料困难。就像亚瑟回绝斋藤时所说的:“如果我现在让你不要想大象,你想的是什么?”“大象。”没错,连如此简单直接的想法都很难办到,又何况让费舍解散家族公司的大决定。
思维的深度和广度远超我们的想象,常常是在一瞬间就把多个方面的东西一并考虑了,而本人却根本没有意识到。同时我们的思想也是排外的,只要发现是外来思想就会启动自我保护机制,将这个思想层层过滤后再决定是否接受。所以要把一个明确的想法植入并起到效果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让他觉得这个想法本来就是由自己提出的。就在亚瑟一口咬定不可能时,柯布却说:“不,有可能,只要我们潜得足够深。”获取他人思维时,潜得越深便越容易得手,就像柯布原来的团队总是用梦中梦,进入更深的第二层梦中获取更多的资料。但这次的情况可不是梦中梦就能解决的,因此柯布决定用更强的麻醉剂,进入史无前例的梦境的第三重。
~ 1 / 5 ~
飞机起飞,盗梦开始。飞机要飞行几个小时,而根据梦境的时间换算,他们在每一层分别有一个礼拜、六个月、十年的时间。盗梦小队的每个人都经过了反复的思考与练习,整个计划已是完美无缺。然而计划开始后却一点也不顺利,先是没想到费舍受过专业训练,他的防卫机制具象化为全副武装的防御者,在交战中斋藤受伤。再是当有人想通过杀掉斋藤让他回到现实时却被告知因为麻醉剂的使用过多,如果在梦境中死去意识便会坠入混沌,难以醒来。此时已是破釜沉舟,他们不可能躲避一个星期的追杀,只有按照计划继续下潜,成功后以正常的方式被唤醒。然而除了筑梦师阿丽瑞德妮,没人知道最大的危机其实在他们的领导者柯布身上。
穿梭的火车、疯狂的女人、孩子的背影……柯布的心魔远比大家想象的要重,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整个梦境的构成。原来柯布和他的妻子梅尔都是梦境研究的专家,有一次他们不小心潜得太深,被困入了混沌。在那儿,他们可以像神一样,按照记忆重新构造了世界,两个人在空旷的城市里相伴。梅尔想要就这样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变老,于是把自己用于辨别梦境的图腾陀螺关在了保险箱中。然而柯布却清楚知道这里是个虚幻的世界,外面还有孩子和老人在等他们。柯布想要回去,但梅尔拒绝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无奈之下,柯布在梅尔的心中植入了一个想法:“你的世界不是真实的。”
陀螺再次旋转,他们手拉着手躺在铁轨上,等着一列火车将他们带向远方。梦境中的死亡让他们在黄昏中醒来,本来已苍老的灵魂又回到了年轻的躯体。但现实并非那么圆满,被植入的那个思想像病毒一样在梅尔的思维中扩散,她开始怀疑现实的世界也是虚假的,只有通过死去才能醒来。柯布费尽心思,但没想到那一缕思想顽固到根本无法去除。梅尔想离开但又不想一个人离开,她想了个办法,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梅尔跳出了窗口,并在临死前断去了柯布的所有退路,她希望柯布和她一起再次“醒来”,却让柯布只能逃离美国,临走前只来得及看到孩子的背影。
他们装成绑匪,带着费舍潜到了第二层,在柯布的计策下,费舍开始怀疑自己的防御系统,并自愿加入小队潜入梦境的第三层。时间设计的刚刚好,第一层车辆即将坠水,第二层炸药即将推动电梯,只要第三层的费舍知道铁门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就可以炸毁基地,在失重和特定音乐下,三层梦境将一起醒来。但是意外还是出现了,梅尔突然在梦中出现,她枪杀了费舍。费舍死了,但任务还没有结束。梦的第四层,荒凉的混沌。柯布和梅尔曾在这里构造了城市,但现在整个世界都在死去。柯布去寻找费舍,并再次与梅尔对上。梅尔要求柯布留下,但柯布依然坚持自己知道什么是真实。时间到,音乐响起,费舍看到了结局,想法植入成功。但与此同时斋藤还是挺不住了,柯布不得不在第四层寻找斋藤,几十年后,在斋藤已经衰老不堪时终于再次相遇。柯布说:“我回来了,来提醒你,提醒你曾经知道的一件事,这里不是你的真实世界。一起回去吧,再此变成年轻人。”
一波三折后,故事终于迎来结尾。这个结尾很有意思,因为完全可以从两个不通的方向解读。最大的问题是最后柯布到底是真的苏醒了,还是结尾的情节也是他的梦?如果说他没有醒来,证据是最后的情节美好到让人不敢相信,镜头也故意把其他人弄的很模糊,像梦里一样。而且当他回家后两个孩子的背影与他梦里一样,没有丝毫改变,但柯布已经离开很久,孩子又怎么可能还是原来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当柯布习惯性的转陀螺时,他没有看到陀螺停下便去拥抱了孩子,那个陀螺直到最后也没有停下。但如果认为柯布醒来了,那也说得通,根据剧情承接,他找到斋藤后没有理由不醒来,而且那个陀螺虽然没有停下,但在最后的特写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陀螺速度在下降,已经很不稳了。觉得下一秒就可以停下,但偏偏导演就是将最后一秒切掉,让影片结束。这两个解读都有道理,但我还是更愿意相信柯布醒来了,没有为什么,只是我不喜欢悲剧。
神作之所以是神作,是因为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东西,《盗梦空间》里课叙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无论是对于情节构想还是镜头把握,无论是人物性格还是内心表现都堪称经典。莱昂纳多用他出色的演技完美地表现了柯布这个灵魂人物,可以说整个故事就是围绕着柯布在转,他对家人的爱,对过去的愧疚,平时的博学自信,偶尔的脆弱惶恐,如果不是莱昂纳多我觉得整部电影都会大打折扣。
故事中让我觉得最震撼的是梅尔的死,那种怀疑的可怕让我不寒而栗。正所谓立地成佛,一念成魔。再小的怀疑也会不断地发展可以改变你,甚至毁了你。怀疑是对自身的不确定,我们每个人都有怀疑的精神,因为世界是如此之大,充满了不确定,我们怎么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肯定的?但如果任由怀疑的成长,那它就会吞噬你。怀疑最可怕的就是它永远无法证明,因为可能性总是存在,而且你一旦猜疑某件事,你会觉得所有理由都会证明你的猜想,蒙蔽其实很简单,我们从来就不是理智的生物。人类的悲剧中不知有多少起因是一个小小的怀疑。就像古代王朝里的君与臣,一旦有一丝怀疑的苗头,那不是改朝换代就是抄家问斩。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唯猜忌尔。古语有云:君疑臣则诛,臣疑君则反,君疑臣而不诛则臣反,臣疑君而不反则君诛。更可怕的是只能获得有限资料的人类永远无法消除这种不确定性,也许只有传说中全知全能的上帝才能彻底搞清楚。
费舍其实是故事中最无辜的人,他即将从快要病逝的父亲手里接过家族产业。而斋藤想要打倒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于是让柯布植入解散公司的想法,所以费舍才是名义上的受害者。为了研究他,柯布的小队可谓煞费苦心,将他的性格、理想、关系网都打听得一清二楚。当得知费舍和他父亲的关系不太好时,他们立刻想到能不能把解散公司的想法当做对父亲的一次反抗来植入,但遭到了柯布的反对,积极的情感总会压制负面的情感,每个人渴望的是和谐。所以要让费舍从正面接受这个想法,于
是他们最终定的方案是“父亲希望我有自己的事业,而不是走自己的老路。”正面的确实比负面的容易接受,因为我们的自我保护系统会以保护自己为优先,排斥一切负面有害的东西。但我真正想说的其实是那些正面、积极的东西可能更需要提防。就像费舍很自然接受的这个思想,虽然名义是积极的,但这是在一系列引导甚至欺骗下所得出的思想。虽是自己所想但还是算被植入的,他的自由意志受到了迫害,之后的决定也完全无法预测是否正确。积极的东西可以骗过本能的防御,所以其是否有害只能靠自己的理智思考来判断。所以理智对待,拒绝盲从。
何为虚幻,何为真实?我怎么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世界?梦境中最大魅力就是当你身处梦中时你并不知道是在做梦,哪怕是再异想天开、光怪陆离的梦都不觉得有何不妥。你不知道梦从何开始,又将结束与何处,你不知道现在做的事有何意义,你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不过现实世界又何尝不是呢?如果可以接受所有不合理设定,梦境和现实又有什么区别?我们所谓的现实也不过是我们身处其中所以为的。我知道这种哲学类的争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既然无法证明所以没有正确与否。
当梅尔逼问柯布为何知道这儿是虚假时,柯布说是因为罪恶感,因为自己植入思想而导致爱人死去的罪恶感。因为他清楚知道梅尔已经死去,而且是自己的过失。所以他的心中总是装满了内疚,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赎罪的苦行。但柯布还是一个父亲,他还有对孩子的爱和责任,所以他不会选择留下,不会再次逃入梦境享受虚假的幸福。有一个细节我很在意,就是当梅尔在第四层劝说柯布留下时,叫两个孩子转过身来,而柯布立马用手挡住眼睛,满脸痛苦地说别这样,我觉得他一定是在害怕,害怕一旦看到孩子的脸后就真的再也离不开了。事实也是这样,结尾时他两个可爱的孩子一转过身来,柯布便不管陀螺是否还在转动跑过去拥抱孩子。
经常有人讲这么一句话,叫“人生如梦”。很多人在遇到很痛苦的事情时,就会有另一个人对他们说,别哭,别觉得痛,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没事了。也有些人会自我安慰,他们对着镜子说,别哭,别觉得痛,这只是一场梦,这不是真的。在没看过这部电影之前,我曾经看过梦的解析,也看过哲学家对这个世界无数的假设,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的世界只是上帝的一场梦,一切只是真实得可怕,却也是虚假得可怕,只是太多的梦中人没有发觉它的虚假,仅感知到了它的真实。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我觉得心里有许多的感觉说不出来。其中一种感觉就是“人在梦中是真实的”。我是一个特别爱做梦的人,我经常会在梦醒后对着我身边的人说起一些事情,然后他们对我说,没有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我这才想起,那只是一场梦而已。作为一个特别有想象力的人,我经常说,我的许多梦都可以拍成一部电影。当大家看着盗梦空间中那些变幻莫测的动态景象时,无比叹息,而类似的一些东西,却早已在我的梦中出现了无数次。所以我特别爱做梦。做梦可以让我感受到无数美丽得,惊人得,玄妙得无法用语言去描述的东西。有些人对我说,这些梦中景都是假的;但是呢,我理解盗梦空间,我一直觉得,梦中的一切是真实得那么的可怕。我有痛苦的感觉,快乐的感觉,伤心的感觉,还有兴奋的,惊讶的,郁闷的,以及很多很多复杂的情感。有些感觉,在梦醒时分,我依然记得。没有人可以去否定感觉,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难以找住并将其放至在显微镜下观察的物体。所以呢,它可以在任何情境下存在,包括梦中。盗梦空间中,还提到一种很神奇的事情,就是梦中梦,还有梦中梦中梦。当然,我必须承认,我没有做过梦中梦中梦,更没有做过四层的梦,我仅做过梦中梦,而这一点,让我倍感自豪。因为这也是一种难得的经历。有很多人无法做到梦中梦,更有很多人连做梦本身都很少。从医学的角度看,做梦少表示睡得香,但是呢,也有另一种说法是做梦与大脑的活跃程度相关。我做梦,我不承认是因为我睡得不香,因为我真的睡得挺舒服的。有不少人害怕做梦可能是因为做了亏心事。但我一直做着不违良心的事情,所以我把做梦当成一种乐趣,而非负担。记得做梦中梦那一次醒来,我努力地回忆着梦中梦到的那个梦,却一点思绪都没有。也许正如盗梦空间所讲的,要想回忆起梦中的情景,是一种难事,更别想回忆起梦中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能回忆起一些已经很不错了。
  盗梦空间,讲的不仅仅是梦。做梦只是这部片的一种形式,它更多的是阐述一些思想。比如说,一个人的潜意识具有自我保护的特点。在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人总是会不愿望去接受一些事实,他们会一意孤行,对于挡住自己去路的另一些人采用回避或去除的方式。这些行为就是这个思想的体现了。我觉得,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自我保护的,只是程度不同。精神病的人是自我保护最强烈的人,因为他们已经其他所有的人都列为敌人。天真无比的人是自我保护极差的人,因为在他们眼中,没有任何一个人需要防备。做为正常人,生存在这个现实社会,是应该,也必须形成一个自我保护的网,而且需要去锻炼自己的防备军,用于抵挡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人和事,但是,不应该一意孤行。这是盗梦空间讲的另一个思想了。我觉得它是“别以为你还在梦中”。 这个世界,有黑社会,有恐怖主义者,有无人性的人,这些人,将人命当成乱草,随时随地即取其性命。我觉得,这个过程很像盗梦空间一样。相同在于,盗梦空间中的人知道在梦中杀人不会有事,现实生活中的这些人也觉得杀人不会有事。不同的是,盗梦空间的人知道在梦中杀的人不是真的人,或者杀的人会醒过来,而现实生活中的这些人觉得杀的人不是人,或者杀的人只是死了而已,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很想说,现实世界不是梦,在梦中失去一个人,梦中人会痛。更何况在现实世界失去一个人,他的亲人恋人更会痛得死去活来。这一切,真的不是梦,更不是上帝做的一个梦。我们都流着真实的血液,我们都对外界有感知能力。能不能把一些麻木的想法去除,去对待真实世界的这一份真实?
我能理解男主角在现实世界看到自己的妻子跳下楼的那一刻的心情。那一刻,他会想,这一切都是无法挽回的了,时间是不可以重来的,死亡是真实的,他是无法再和她笑看人生,白头偕老了。当我看到这一刻时,就会想到我逝去的各位亲爱的亲人们,我会回想起我接到关于她们逝去的电话的那一刻,知道我无法再和她们聊天了,看电视了,牵手了,散步了。那一刻,心痛的感觉,真的很难描绘,唯有用眼泪去描绘。现实是残酷的。这份残酷,并不是讲肉体上的劳累和疼痛,因为现代的生活水平都差不到哪去。这份玩残酷,更多的是指精神上,心灵上,感情上的折磨。人一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注定要接受这些折磨,这些折磨会让人想通过“梦”去释怀,想提醒自己这只是做梦,梦醒后就好了。其实,很多人讲梦醒后就好了,另一个意思是,当我们死去了,就无法感知到痛苦了。想想,觉得真的活着比死去要艰难得多。但是呢,勇敢的人都会舍易求难的。所以,看过了盗梦空间,这条艰难的路还要继续走下去。祝愿天下所有的人在梦中感受到甜时,能在现实世界里感受到更多的甜。这是一个意识问题。正如最终男主角们成功地植入一个意识到一个人身上时,我们也可以给自己植入一个意识,那就是,只要心是甜的,梦就是甜的,生活就是甜的。
梦的陀螺开始旋转,催眠的药品在发挥着他的魔力,华丽,古怪,纷乱,叠接的世界拥挤到你面前,此时已坠入了梦到了几层,无数的人物,街道,房屋,海滩,断了的楼梯……你还深信你仅是盗取了别人的梦,防御者,假想敌,真实的进攻争斗,永远都不敢停止的奔跑,累到你虚脱,冰冷,绝望,面孔,肌肤的血流出来,痛得难以忍受,感觉,触觉,甚至于味觉都如此的真实,如此的淋漓尽致,你还深信可以全身而退的走出这个梦境吗?你会选择以死来逃脱梦境吗?梦与梦的联接,制造一个无可逃脱的铁桶世界。
梦里的陀螺永远不停止旋转,梦里的房间永远是暗,无法打开的灯,无法带来的光明的温暖,梦里的电话永远接不通,任由那濒死挣扎的恐惧狠狠的抓住你,你永远也无法从你依赖的人那里得到安慰与救助,梦者永远孤独,在深海中泅渡却找不到海岸。
梦中的城市如此的瑰丽,炫目,走过一条一条的街道,所有的过往交织,罗列,穿梭,那些现实生活中永远无法接触的生活在你的盲点范围内陌生人,却会反复出现你的梦境中,那些真实的面孔却没有姓与名,熟悉的声音却看不到真实的面孔。梦中世界因何构建而成,冥冥中一种神秘的力量在主宰你的一切意识,潜意识。
梦里的人却不会回头,看不到身后的城堡已坍塌,街道早已毁灭,……不回头看不到……,所看到的只有梦里的美景,梦越深,越不愿意醒来,眼睛醒不过来的,耳边现实的鼓点越催越紧,只能等待梦境的穿越,以真实的痛来唤醒自己,醒来后才发现原来又陷入了一个逃无可逃的世界,掉入深海的窒息,从高空坠地的痛,反而使你更加的恍惚,到底梦在第几层,要有多大的力量才能穿越。
看见的消失了,消失的记住了,你拼命想要抓住的东西,其实仅是梦境而已,而且仅是梦中的一场梦,人的梦从出生开始,到死亡为结束,然后又开始了又一场,一场又一场梦的嵌套让你永远迷惘,你来自在何方,将要去向何方,你是谁,谁是你,前世如何,来世去哪,是梦,是醒,亦或是半梦半醒。
你在等一列火车,火车会带你去很远的地方,你不能确定最终带你去向何方,但那不重要,因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梦的陀螺还在不停的旋转,亲爱的我们中总有一个要先走,一个永远停留在醒不过来的梦里。先走的也不过去了另一个梦,因为梦与梦会相通,所以我们还有相遇。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电影结尾处柯布依旧是在梦里,那个模棱两可的陀螺最后没有倒。妻子在梦里给出的理由是:你不觉得你到哪里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被追杀吗?那是因为你已经开始不相信这个世界时真实的了,所以你投射出来的人在不断的追杀你,伤害你,其实你早就不相信它是真实的了。

关于防预者:每个梦的参与者都会把其前意识中的人物带入梦中。于是,柯布意识中的梅尔就跟着他的意识,进入了柯布的梦。

1.盗梦活动需要有一个主梦人,即梦境的创造者。一个梦境设计师,负责梦境场景的构建。一台梦境分享器,将所有参与到梦中的人联系在一起。

关于造梦者:现实生活中,是有人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梦的,甚至可以按自己的意识控制梦的发展,像连续剧一样,在下一个梦里继续编着上一个梦,将一个梦一直做下去。这种能力也可以通过训练获得。电影中,每一层都是一个梦,而且只是一个人做的梦,其他人都是梦的分享者。未下到下一层的那个人,就是梦的制造者,但不一定是设计者,这里的梦都是由梦境设计师艾里阿德妮设计的。

2.4 其他

关于梦的时间:梦中的时候要快于现实时间,于是下一层中的时间都要快于上一层。这是经过科学证明的。曾经有一个人在看戏着做梦,只梦了5分钟,但他却把二个多小时的戏完整地梦了一遍。

3.梦境的时间和现实的时间不是同步的,梦里的20分钟大约等于现实世界的1分钟,所以根据这个比例,每一层梦的时间大概是真实世界的20的n次方。

关于穿越:要控制好梦醒的时间,只有下一层的梦醒,上一层才能醒,一层一层醒回来。于是电影安排了音乐提醒,让每一层的梦者可以同时进行穿越。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教父只是费舍尔在梦里的一个投射,教父在现实中并没有在飞机上,所以他不是真实存在的。

关于结尾:那个图腾还是没停,他还是在梦里??不知道导演是什么意思。其实每个人,每天都会做梦,而且大部分的梦都会忘记。能记得的一般只有在醒来前正在做的梦。梦是带着真实的虚幻,也是虚幻中的真实。在梦里,我曾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在梦里,也曾将梦当成了真实的世界,还告诉自己那不是梦。也许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而已,一切都不过是过眼烟云。

这就带来第一个疑问,首先,柯布自己不带着任务和一干不相干的人一起上飞机,没有任何动机让自己服用药剂,并让自己进入深度睡眠。也就是说,他即便睡着了,应当是自然入睡的,那根据电影的逻辑,他依靠自然力量是无法构建这么复杂多层的梦的,自然入睡或者一般麻醉只能构造梦中梦(两层),再多的话就会很不稳定。这也是他们为什么需要药剂师的原因。所以柯布自己在飞机上睡一觉,经历梦中那么多生生死死,从逻辑上说不通。

他终于找到了齑腾,此时两个人都已经老人,柯布劝他开枪自杀,和他一起回去做年轻人。齑腾举枪。

1.
柯布和他妻子在梦境里生活了50年,电影里也出现了两人年迈一起散步的场景。最后因为柯布接受不了这虚假的梦境,选择自杀,可是卧轨自杀的时候,为什么确实年轻的夫妻二人?

几个人商量对策,认为费舍尔意外死亡已经进入潜意识边缘,小女孩提出,可以进入下一层梦,通过穿越让费舍尔回来,这是唯一的办法。

网上已经说了很多,我就不一一赘述,说两个我自己的不解的地方:

柯布于是顺理成章的提出,大家一起进入教父的梦境,去看看他真正的想法,小费舍尔同意。但其实真正的主梦人却是费舍尔自己,柯布撒这个慌是为了让费舍尔在梦里主动帮他们进入“自己的保险箱”。

这个假设基本也可以被推翻。

5.人的意识在梦里通常被放在保险箱里,需要找到并打开它,偷取或者植入意念。

2.正常说来,可以使一个正常的人进入两层的梦境(梦中梦),但是在药剂的帮助下,可以进入更深层次的梦,并让梦更见稳固,不易苏醒。从梦境中醒来一般有两种方法:死亡或者同步穿越。电影定义人在梦境中死去可以让他在上一层梦中苏醒,但是在服用了药剂的情况下,死亡是没有用的,只会让人进入“潜意识边缘”,分不清梦境和现实;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是穿越,就是通过水,下坠失重等办法的刺激,从梦中醒来(药剂不会伤害人的内耳平衡系统),在多层梦的情况下,用音乐来实现同步穿越。

2.1 妻子没有死,而是回到了真实世界

同样的,阿瑟作为主梦人,要留在第二层梦完成穿越,进入第三层梦的有费舍尔,齑腾,伪造师,柯布和法国小女孩。由于受到上一层梦的影响,齑腾虽然在这一层梦里可以行动自如,但是已经有吐血的现象。

但悲剧的是妻子由于意念被植入,在回到真实世界中仍旧觉得自己在梦里,于是仍然要自杀。柯布不愿意以如此愚蠢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劝说无果后,柯布的妻子选择在结婚纪念日自杀,并制造出他杀的假象(房间里故意制造出搏斗痕迹),并出具医学证明证明没有精神疾病,想以此逼迫柯布和自己回到“真实世界”。

这夫妻两在真实世界里其实一直在家里的房间里躺着,做梦的研究。妻子去了潜意识边缘没有回来,柯布在第一层梦就迷失了自己,对他而言,这一层梦已然是柯布的潜意识边缘!

在提出这个假设之前,要先明确一下“潜意识边缘”的含义。潜意识边缘和之前的各种层次的梦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可以想见的是,人在梦里死去,必然要进入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要么是真实的,要么是另一个梦。在自然情况下,梦中自己死了,就会回到真实世界,看到熟悉的人,我们觉得这是真实世界。

Part 3 bug

2.
为了构造稳固的多层梦境,需要服用药剂,但需要每个人都服用吗?第一层梦药剂师是主梦人,在他的梦的基础上要构造一个三层梦,他理所应当要服用,但其他人只是进入他的梦,也要服用吗?没有理由。

他和齑腾一起回到了现实世界——飞机上,齑腾打了电话,柯布顺利入境美国,回到家中,见到了孩子。到家以后他先掏出他的图腾确认自己是否在梦里,但是在看到孩子们后,他没有继续去管陀螺,电影最后定格在桌上的陀螺上,似倒非倒。

所以,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柯布呢?在第一层梦里任务失败被追杀,被日本人找到,去完成植入意念的行动。最后按照电影的发展,在所谓的“潜意识边缘”找到了齑腾,自杀,再次回到了“第一层梦”。

本文是我自己的一些解读,比较长。第一部分主要是电影情节的复述,熟悉情节的可以直接跳过,进入part2。

他们在第一层梦里继续自己的研究,进入更深层的梦,最后柯布受不了,自杀回到了第一层梦,妻子跟他一起。妻子认为这里还不是真实世界,又一次跳楼,但是她悲催的服用了药剂,从楼上跳下去之后,也没有回到真实世界,而是进入了潜意识边缘。

为了争取时间,柯布要小女孩告诉他有没有捷径(他还是活动的领导者),小女孩告知后,他指挥三人从捷径走,尽快完成任务。三人到达医院的时候,齑腾也许是因为活动量过大,或许是第一层梦伤情加重,已经咳血不止。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柯布在知道梦的设计之后(之前他一直避免知道梦的设计),他投射出了他的亡妻,在最后关头开枪杀了费舍尔,计划失败。

面包车内,几个人继续做梦,依旧是梦境分享器,药剂师保持苏醒,本层梦的主梦人是不能继续睡着进入下一层梦的,不然没有办法帮助其他人实现穿越。第二层梦有柯布的老搭档阿瑟主梦,梦境是一家宾馆。

也就是说,在这种假设里,电影最后出现的机舱场景,和电影中间几个人一起上飞机迷翻费舍尔的场景,虽然外形一样,但是是两个场景,后者只是柯布对现实场景的一个重现。

妻子在真实世界醒来后,无法唤醒丈夫,大概是因为药剂不成熟,破坏了内耳平衡,导致无法通过失重等穿越手段唤醒丈夫。

其实柯布和飞机上的人根本就不认识,那些人不是柯布的伙伴,费舍尔也不是他的行动目标,柯布本人也没有被通缉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大胆的假设。

2.3 整个电影都在梦里,柯布最后也没有醒来

1.4 第三层梦

首先,按照电影本身的剧情,说明一下梦的次序:

柯布和他的妻子不断进行深入梦境的研究,最终到达了潜意识边缘,在那里,他们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但是柯布最终不能忍受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虚拟梦境,于是在妻子的意念中植入了一个想法: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最终妻子同意和他通过自杀回到了真实世界。

而在服用药剂的情况下,人在梦境中死去是无法唤醒真实的自我的,我们从梦里死了,到了另一个场景,根据经验,理所应当的认为就是真实世界,自在的活下去,这就是所谓的潜意识边缘——以为自己在真实世界,其实仍然在梦里!

1.6 尾声

6.为了判断自己是不是在别人的梦里,盗梦师都有自己的图腾,其实是一个有重量的物品,只有自己知道重心所在,如果自己是在梦里,梦主无法知道这个图腾的重心特点,所以可以以此判断自己是否是在梦里。柯布的图腾是一个陀螺,在梦里它永远不会倒下。

最后,柯布提到,他的图腾(陀螺)是妻子在“真实世界”中想出的辨别自己是否在梦里的办法,如果这个“真实世界”本身就是柯布的一个梦,那电影最后他从飞机上醒来,回到家里,如何能掏出那个陀螺?那个陀螺在真实世界里应当是不存在的,或者即便有,也不具备鉴别梦境的功能。

第三层梦小费舍尔主梦,梦境是有伪造师设计的,雪地里戒备森严的医院。柯布和法国女孩用狙击枪做火力掩护,齑腾、费舍尔和伪造师进入医院,打开秘密大门。由于时间计划出了问题,他们原本打算是由药剂师在第一层梦开面包车撞上大桥栏杆完成同步穿越的,结果错过了,柯布表示还有车撞击水面,有第二次穿越机会。

柯布于是组建了自己的团队:老搭档阿瑟,法国女大学生,药剂师,伪装师。最后齑腾决定自己也参与到行动中来,于是一行六人参与了意念植入计划。

Part 1

所以,妻子紫砂回到真实世界的假设无法成立。

这次又柯布主梦,进入了所謂的潜意识边缘,他和妻子曾经生活了50年的地方。他们在柯布从前的居所找到了亡妻和费舍尔,小女孩把费舍尔从高楼上推下去完成死亡,费舍尔回到第三层梦,输入了密码(就是第一层梦瞎编却留在意识里的那串數字),打开了保险箱,看到了父亲留给他的风车,原来父亲不想他成为另一个自己,忘记快乐,费舍尔决定要解散公司(这正是日本人想要的,意念成功植入)。

1.2 第一层梦

这种假设是导演在电影中主动提出的,并以此作为电影的另一条主线。

所以当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前提下,梦可以无限深入,三层并不是极限。如果失去了对梦境的掌控,也许第二层梦的时候自己就糊涂了,这时候第二层梦就是潜意识边缘。

Part 2 真相

电影的背景最早设定在夫妻二人一起研究梦境,并层层深入,最终柯布无法分清现实,妻子认为需要再自杀一次,回到真实世界。妻子自杀以后,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唤醒仍然沉睡的丈夫,于是继续进入梦境一次次的感化丈夫,所以妻子在柯布的每一次行动每一次梦里都会出现,并阻挠他的行动,直接或间接的希望唤醒丈夫。

夫妻二人一起研究梦境,服用了伪劣药剂。双双进入第一层梦,这层梦是柯布所谓的真实世界。

在飞机上,几个人成功迷翻了富二代费舍尔,由药剂师主梦,进入了第一层梦。梦里主要场景是街道枪战,六个人在梦里劫持了费舍尔,伪造师此时化妆成费舍尔的教父——企业王国的二把手,跟费舍尔一起被劫持,试图套出“保险箱”的密码,其实几个人根本没有打算在此时就顺利打开保险箱顺利植入,只是逼迫费舍尔编出一个不存在的密码,这个密码在以后的梦里将自动成为费舍尔意念中的正确密码。

小女孩随后跳下,完成穿越,几个人一起回到了第一层药剂师所在的梦,等待药剂麻痹时间过去,自然苏醒。

这一部分主要和大家探讨一下几种真实的可能性。

2.2 整个电影都是柯布在飞机上的一场梦

警方自然而然的怀疑柯布,柯布从此开始了逃亡生活。他和他的搭档们合作为一个名叫康柏的公司工作,企图偷取日本人齑腾的心中的秘密,于是创造出一个梦中梦,但是最终被齑腾识破,任务失败。康柏公司于是派人追杀柯布,关键时候齑腾主动找到柯布,希望他能为自己工作,在企业家二代费舍尔的脑中植入意念,并许诺帮柯布消除罪名,让他回美国和自己的两个孩子相聚。

至此,电影给出了一些定义:

电影结尾处几个人从下飞机到取行李,到入关,都没有什么交流,基本上各忙各的,好像确实不认识。也就是说,柯布上飞机了,看到了这些人,然后做了一个梦,梦见电影里之前说到的一切。

1.3 第二层梦

柯布决定留在潜意识边缘,找到已经在第一层梦中枪死亡的齑腾,带他一起回去(他需要齑腾帮他洗刷罪名)

而妻子的这个理由明显是不成立的,根据电影的定义,如果主梦人感觉到自己的世界不真实,那他投射出的人物会变得暴力,投射的人物其实是人潜意识里的防御系统。柯布在训练小女孩的时候,由于小女孩造的梦太假,最后柯布梦里的投射巴黎人把小女孩抓起来杀了。但是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投射的人物不会伤害主梦人本人!这个重要的事实基本推翻了柯布妻子的理由,如果柯布是真实世界的主梦人,那他在电影一系列的剧情发展中自己不会不断对追杀,而如果她妻子是一切的主梦人,那梦境应该在她跳楼自杀之后就瓦解了(电影一开始柯布和阿瑟去盗齑腾的梦,阿瑟是主梦人,阿瑟死后,梦境就瓦解了)。如果这样的话,妻子自杀后,柯布应该会很快从梦境中醒来;

  1. 1 在现实中:

第二层梦里柯布主动找到费舍尔,直接提出费舍尔是在梦里,有人要进入他的梦里盗取信息,而自己是费舍尔的保护人,取得了费舍尔的信任。他让费舍尔回忆自己醒着(其实是上一层梦)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让费舍尔回忆起自己被绑架了,有一伙人要从他和教父那里套取父亲保险箱的密码,经过柯布的暗示,费舍尔想起了自己并没有亲眼看到教父被拷打的过程,从而怀疑教父和劫匪是串通好的。

一个意外情况是外行人齑腾在这层梦中中枪,即将挂掉。这让时间变得很紧张,他们必须要赶在齑腾死之前完成任务,不然齑腾因为在现实中服用了药剂,而在死亡后进入潜意识边缘。

1.5 潜意识边缘

庄子梦见了蝴蝶,醒来后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是蝴蝶梦见了此刻的庄子,还是庄子梦见了彼时的蝴蝶。我想这个故事大概可以涵盖电影《盗梦空间》想要表达的意思,在药剂师的地下实验室里,他的助手对柯布说:“不,他们到这里来是为了醒来,梦就是真实,真实就是梦。”——我相信这是电影真正想说的主题,正因如此,导演故意没有给出明确的结局,让每一位观众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读。

逻辑上是说得通的,但是不合情理,日本人齑腾不掌握盗梦的技术,其次他也没有理由为柯布造个梦,他图什么?

另外,妻子自杀如果顺利回到真实世界的话,那她无法通过穿越等手段唤醒丈夫的唯一解释是他们当初服用了药剂。可是这又有了新的矛盾:如果夫妻二人在研究梦境的时候服用了药剂,又在梦里层层深入,可见药剂力量很稳固,那妻子是无法通过自杀回到真实世界的,按照电影给出的逻辑,她妻子最多是在死后进入了潜意识边缘。

他们就继续睡下去,电影最后的陀螺自然也没有倒。

还有一些不靠谱的假设,比如因为在潜意识边缘里由于日本人抓了柯布,缴获了他的枪和陀螺,用手摸了图腾,按照电影的逻辑,此时陀螺对于柯布已经不起作用了。齑腾已经掌握了陀螺的中心,他已经可以创造一个梦境,让梦里的陀螺倒掉。所以电影最后的陀螺无论倒不倒,柯布不过是进入了日本人为他造的梦里。

其次,如果前提是他没有服用药剂的情况下,不能进入潜意识边缘的。即任何死亡都直接将他带回现实。我们可以理解为电影中所谓的“潜意识边缘”(即他和齑腾老年的场景)是柯布的第一层梦,他必须是从这层梦醒来,才会回到真实世界。(梦是不能隔层醒的)在这个场景里并没有出现梦境分享器之类的设备,柯布如何进入第二层梦?(这里的第二层梦是指那个神通广大的盗梦柯布)

4.梦境会受到现实的影响,下一层梦会受到且仅受到上一层梦的影响。